极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九重天上美厨娘 > 第七十九章 前世孽

九重天上美厨娘 第七十九章 前世孽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究竟是什么人?”直到现在,宣情才不得不承认,他的确不了解面前的这个女子。

    而凤孤飞也没有料到,此人竟也与自己有别。

    “不过是与曲玉管来路相同,志向不同罢了。”排歌云淡风轻地解释道。

    宣情这才想起来排歌的话。

    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

    他蓦地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排歌却丝毫没有觉察出宣情脸上的表情有何异样,径直地走进了密室。

    跨过一道长长的过道,里边的烛火似乎感念到了与曲玉管同样拥有法气的人的气息,在排歌即将走来的方向一一燃烧了起来。

    宣情和凤孤飞还没有在排歌给的惊吓中清醒过来,又被这诡异的烛火给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终于走到了尽头。

    排歌被这曲折的密道折腾出了汗,正一滴滴地划过脸颊。

    好在,密室的房门没有那般难缠,或许是曲玉管觉得能够走到这里的人应该不会出现,却也因为如此,排歌才有机可趁。

    密室的烛火与先前的一般,刷地一下照亮了整间密室。

    满架子的纸张看呆了进来的三个不速之客。

    宣情看到这样的场景,很快就被吸引去看了。

    排歌自然也因为好奇走上前去看,虽然她对这些凡间的贪官污吏没有什么兴趣,大抵是被感染了吧?

    有意无意地看着那一张张纸上写了某个时期,某某人的名,后边又带着一串或长或短的数字,排歌看到眼花缭乱,索性不再去看。

    却听宣情在一边惊叹道:“好一个曲玉管,竟偷了朝廷这么多银两,胆还真是肥啊!”

    排歌凑过去看,依旧是那些个数字。

    没兴趣。

    “真是奇怪,这中间还夹带这几张白纸是什么意思?”宣情冷不丁地又冒出了一句让排歌感兴趣的话。

    排歌又凑上去敲。

    却见。

    这哪里是白纸!

    排歌猛地从宣情的手中抢过那几张白纸,排歌越看越激动,手却还一直哆嗦。

    宣情却还是一头雾水,“如梦姑娘,你怎么了?”

    “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一个不同于这三人的声音从密室的门外传了进来,只见曲玉管一身玄色衣裳,迈着不缓不慢的步子走了进来,嘴角还凝着一抹让人觉得有些狡黠的微笑。

    “呵,令府原来是这样私通魔族的,见教了。”排歌笑着,眼中却是噙着眼泪。

    曲玉管微微一愣,也笑着说道:“是啊,很快,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了。”

    说罢,朝排歌就是一剑。

    排歌还沉浸在悲伤之中,却也是凤孤飞眼疾手快,拔出剑把曲玉管的剑挡了下来。

    却还是因为冲击力而被反弹躺在在地,吐了一地的血。

    “凤孤飞!”排歌这才意识到此时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减兰笛护在身前,满眼怒火地盯着曲玉管。

    “你是八音谐的人?”

    曲玉管轻声一笑,模样甚是讨人厌,道:“那又如何?”

    “你们八音谐曾经欠我一个债,我还没讨回来,今日便一起取了你的狗命以示本上神的公正!”排歌自知没有法力,但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朝曲玉管发起进攻。

    宣情见状,也迎了上去。

    面对左右夹击,曲玉管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受了威胁,轻轻松松就躲过了排歌和宣情二人粗鄙的进攻手法。

    一个旋转,便轻巧地再次躲过。

    排歌还没转身,猛地感觉胸口发热,一股暖流伴随着痛彻心扉的痛感蔓延开来。

    她快要昏过去了。

    她嘴唇微微发白。

    就这样,死了吗?

    还没找到州慢,还没救到芳草,更还没告诉师父他们真相。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

    “如梦姑娘!”她笑了,两行滚烫的泪水无声地滑落。

    而后,她再也听不见了。

    **

    好闻的香味沁入鼻尖,排歌微微地睁开眼,温柔的三月阳光穿透那一层半透明的粉纱窗照进屋里。

    这是梦吗?

    还是方才是梦?

    这个梦似乎做了很久。

    排歌起身来,整个身子骨几近酥软,没有半点力气。

    熟悉的刷子序犯的自己的房间里,桌上还放着一杯余温尚存的水,氤氲着散发着白烟。

    开门的人脚步很轻,以至于直到开门的时候也是蹑手蹑脚。

    要不是排歌此时已经坐直了身子,好奇地盯着两扇门被悄悄开起,怕也是没有注意到来人。

    一身青色长衫,腰间一块翡翠玉牌,再往上看脸,排歌顿时热泪盈眶。

    却因为怕被州慢发现,又悄悄地转过头去,假装在打哈欠地仰起头。

    “排歌,你醒了。”州慢几近激动地叫道,朝排歌走去。

    排歌忍不住眼泪要掉,趴地一声又倒在床上,背对着州慢道:“我还困着,想再睡一下。”

    州慢原本想帮她查看一下身体有何异样,却听排歌如此说,只好作罢。

    “行,那我等你。”

    排歌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也不让自己激动到颤抖。

    他没死。

    没死就好。

    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排歌这才敢稍微侧过身去看州慢,他坐在桌子边,一手靠着头闭着眼睛,似乎很累。

    他,该不会一直这么守着她吧?

    桌上的水也没了白烟。

    排歌睁着大眼睛盯着州慢,时间似乎也在这一刻凝固了下来。

    州慢猛地睁眼,正好看到排歌在看他。

    她无措起来,假装在无意扫视着房间。

    州慢轻轻笑,也不揭穿她,只是说:“你都睡了三天了,再不起身,怕是要成猪了。”

    “若是能一直这么睡下去,也好。”排歌想起十二时里的幻境,无意地感慨道。

    州慢蹙眉道:“好什么好,你知不知道你满身是血的回来,我有多担心你。”

    排歌微微一愣,原来自己是满身是血的回来的。

    “那你是怎么回来的?”排歌不禁好奇道。

    州慢顿了顿,“呃……我也是被曲玉管刺了一剑……”

    之后他没再说话,排歌也明白了,他也是满身是血的回来的。

    一想到那么痛,那么伤,排歌也不禁心疼起他来。

    州慢蓦地握着排歌的手,“排歌,做我的妃子,可好?”

    排歌没想到州慢会在此时此刻说这句话,脸毫无征兆毫无预告就红了一大片。

    却在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

    尾犯上神走进房来,却见此状,大呼一声,“咳咳,哎呀我说怎么老糊涂了,竟然走错了,真的是,你们继续,继续~”

    ------题外话------

    众仙:尾犯上神请你出去!

    州慢:(冷眼杀)尾犯上神请你出去!

    某作者:读者小可爱们,你们觉得尾犯上神要不要出去呢?

    尾犯(某作者附体):读者们点个收藏我就走~

    四更奉上!卖萌打滚求收藏么么哒!

    三更的章节的问题嘻嘻其实是瞎掰的啦,正确的答案是你们也会在接下来的章节中看到的,期待你们的继续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