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太轮 > 第一章 李家(二)

第一章 李家(二)(1 / 0)

想着自那夜逃离门府已过了五日,未曾见江家人的影,又李仁的伤势愈重,本打算寻处地方先找个大夫,不想马车停时见了四处打听的江家人,只得又策马而逃。不过该来的终是如此,江家人到底追了来,没有路了,天潭处马儿也是再行不动。似也是明了命里定数,李仁夫妇只从马车上下了来,眼里见着江老爷子等人逼着近。

此处依着天潭,见了天潭里微蓝的水,潭面上漫起烟几缕,烟又散开化作雾。因是山里唯山顶上静着一天潭,此山名得“天潭山”,中原之地南北交着界处。除却山下村里村民,平日很少见了有人至得此处,不过今日倒是破了静意。听闻江家老爷子满嘴不止的仁义之言,不想被李仁一语道了破,一狠令得众人上前抢夺。李氏夫妇倒也做了打算,只先一步纵身入了天潭,潭里泡影而消后也是再无一物。

江老爷子自然不肯这般收手,自当与众护院潭面上寻,不过李氏夫妇真是沉了潭底一般,潭面上并不有了动静一丝。江家老爷子气愤于此,直将众护院纷纷踹入此中,直言着众人若是寻不得二人也是再不得上岸。

众人只能如此,潭水里寻着,潭面本是水纹而散,江老爷子几番喝令时有了悸动。潭水涌动,缓缓作了水涡之纹,又水纹愈明,纹里巨物的影愈来现形。众护院早是逃了岸土处,江家老爷子亦远远退了开,便潭水里巨影现得,并不是他物,竟常人时而言及古典中的真龙。披得青鳞一层的躯,偌大的,一对带了寒意龙的珠目,龙头上此刻立着的正是李氏夫妇。眼及如此,江老爷子意料不好,早就转身疾跑,不过似风拂,一道青色水柱贯穿了此人的身,而此人也再无了生的象。那些江家的护院自也是窜逃,却被后来一道巨型水柱冲得七零八落,不过青色真龙并未有杀了此等人之意,只让着众人落了慌而去。

之后,真龙头上李氏夫妇至了岸土,二人自然拜而谢,嘴中久久言语谢过,心里并不知真龙是否听了懂。真龙却看了二人,微点了头才身入潭水不见,李氏夫妇依旧跪着,只拜又拜,后才顺着山道下得天潭山。

便就这般,李家人一夜间自大都消失,大都百姓虽尽知江家人所为,不过生在之中也是无力可为,只得叹息世事罢了。剩着众人惋惜再三,原本李家掌着的木匠之事尽江家占去,穷人也再不得他们的周济。不过江家当家的老爷子却没了踪影,听回来的护院说老爷子被天潭山的一只青色真龙所杀,后来尸首竟也无人敢去取。而那座天潭山,只因众人目睹蛟龙所在,众人言语中渐渐成了如今的“大蛟山”。虽也有人质疑真龙的究竟,不过来了大蛟山的人少了又少,有一个村的人例外,那个一直在了山下的小村。

柱子村,挨着大蛟山脚的小村,半年前来了一家新住户,那家人姓李,也就当日山上走下的李氏夫妇。当家的名叫李仁,只每天和村里的汉子一样奔走田地之间,原本文弱的身子渐渐板硬起来,生着黝黑。村子里也有言,说这李仁本是富家子弟,并不知为何沦落这般,过起了清贫日子,人只叹他。于他自己他却庆幸,他再不恋了昔时之岁,反倒尽享了如今相安而静,平凡日子。或许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李家基业,也不知多久之后李家才能重整了当日门楣。他自己是无望,只将希望寄在了后世人,又这灭门遭遇记了家训中。不过上天似乎并不眷顾李家人,李清后数十代再没现了木艺精通之人,而那本《班门弄斧》也是伏了木阁中静静,一伏就是数百年。

三百年时光,于了沧桑月岁中,短暂而又短暂,匆意了似的三百年,人世间一朝又是一朝。一朝后竟三百年了,三百年后风拂下绵绵春日,只几缕的日光温着这片天地。眼里见着一间并不大茅屋小舍,屋里走了出一位简朴衣着,身材略微有些佝偻老汉。看着他笑了望着几缕的日光,又朝着身后大蛟山方向拜了三下,如此喜笑神情,想必家中该是有喜事的。

老汉名叫李老实,当初李家延续至今的唯一血脉,想到当初李家的满堂儿孙,又见了如今单薄人丁,人不免觉了世上人情的变幻,风雨无常。不过幻了象的终是他物,或者他自己也未觉得,而人也只是生了他自己中,过着自己并不波澜的生活。或许真如人所说的那样,生活应当跌了宕,起了伏,但有人并不喜欢。喜欢了的静了初,相了安的岁岁,花绽了逢春,人也是心里绽了一般笑着,度着这今今年年。

说到李老实,他虽是目不识丁,粗汉子一个,人如其名,老实得很。他的老实,不仅柱子村家喻户晓,就连最近小城郭香城的人也是有了耳闻。不过被欺负的总也是那些老实之人,李老汉便常受村里人言语取笑,好在李老汉非好争之人,每次只挠挠头,笑了也就过去了。在他看来,成为了大伙儿笑柄未尝不可,反正都是识得的人,能让大伙儿开怀一番笑了,自己并非不能的。也是如此,每逢去了香城做些小生意,香城里人常来与这个老实头话语,总也是笑语不断。

或许正是不卑里心境,暗地中貌不出众,语也不惊人的李老实竟得了一人的倾心,这人就是现在李老实的妻——殷雨离。说到殷雨离芳年之时,不仅香城,周边诸如柱子村这样的村落,言及她的话语总是不断。不仅出身旺门,城里殷府员外之女,且貌而美,举止雅,人婉而达理。逢其出了门,香城中只一番人涌之象,她却只笑。

想当初殷氏抛绣球选亲之际,掀起的风浪,如今想来也只得摇头。想来香城的路道也够宽的,那日绣球台方圆百丈竟彻底不通了水泄,甚至许多人一直被远堵了之外,哪怕殷氏的花容也是未瞅了真切,而那时绣球已经花落了人家,直让人憾了此生。

本以为殷氏必会将绣球抛了一方之富,再者也应该那些才学之士,可人万万没想到的,绣球停留的地方竟是原本在了此处卖柴,只因人多被挤了人前的李老实手里。不仅周围见了的人,殷员外亦无论如何不答应,不过出人意料的,殷雨离竟违了员外的意,只那时毅然一般牵了李老实手,到了这个僻冷的柱子村。众人不免声吁,叹了鲜花入了牛粪,殷员外亦至极气愤,再不认了这个女儿,由着她过了贫苦之岁。

其实日子贫苦与否并不是外人说了算,就像你若是问殷氏这般问题,她必会摇了头笑。不过李老实却不这么认为,他只觉得殷氏跟着自己是苦了,也就这般心思,他总是忘了辛劳,日未出人已出门,日落了又不肯停歇,指望着能给殷氏并不苦的日子。其实殷氏她并不苦,她心里悦于此,看着李老实每日奔波,她笑着送了他出去,又笑着见了他回来,替他擦了汗。她自己也并不闲了下来,织着布做着衣裳,好好料理着这个家,连同她自己。或许就连李老实自己也不敢相信在了殷氏心里的位置,他并不知道殷氏为何选了自己,殷氏只说他人好,可李老实并不十分相信,因为他不觉得自己真的那么好。他并不有了富与贵,学识之说他更是无从说起,他只思了却不解。其实他是好的,因为当一个人认定你是好的时候你便就是好,或许别人只诧异,但那人只会认为你是最好的。也许这就是情愫里人的心意,心不生了也就罢了,若是生了,也就再忘不了情意里牵着的那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医女难娶听说夫人想杀我 巅峰大少陈虎 证道登天 她以美证道[综神话] 封神:开局上交遮天副本,平定黑暗动乱 别打扰我赚钱 魔王殿易军 元始王座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暗黑神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