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太轮 > 第二章 劫难(三)

第二章 劫难(三)(1 / 0)

且说那日李氏夫妇失踪后柱子便被苍衣老者带至香城一家客栈,柱子并不被允离了此地,老者每日打探柱子双亲的事,只是连着三日并不有丁点消息。据老者言,柱子双亲之事该是四合院人所为,只是如今他暂没法寻着痕迹。而柱子,相比三日前的坐立不安,总算平静了些,虽也是常愣了窗口看着,却不像先前那般只一直央求。老者之举他是见了的,尚是初识都不算,老者尽了他全力,柱子静了许多,只老者回来时才问询几句。

那一日本是烈日天,日正时忽然暗了下来,无故刮起了风,隐隐地又几丝雷动的象。香城里人也是听闻真龙入天之事,也是想到应着此事作了的天象,纷纷避了家中,一时间熙攘石道散了人影。窗口处柱子亦见了,他自也是想到天刑之事,眼里柱子村方向。恰是门推入,苍衣老者归来,人转身言语:“长老爷爷,怎么样了,有消息了吗?”

老者也是料得柱子的话,他却只能摇头,缓道:“消息倒是有了,老夫已经确定四合院李鹤所为,只是此人踪影无论如何寻不得。且看这天象,天雷之刑应是近了,估计半炷香里真龙便会应了此刑。老夫心想天刑时李鹤必定会出现,你的双亲应也是如此。”闻了此语柱子也是点头,顿了一分还是问道:“长老爷爷,我可以去吗?”吴姓老者倒是没料到柱子的话,几分虑意还是答应了下来,道:“到时候我会以灵力笼着你,你并不得动弹,这样也好少了些意外。”柱子点头应允,老者御了白雾淡气笼了其中,客栈里再不存二人的影。

只瞬间柱子便随老者至了大蛟山,若是换了平日,苍穹中御风遁行,于柱子这般少年而言想必没有愈加兴奋之事。不过此一时柱子未曾念及,不住众人中寻找爹爹与娘亲身影,只是他并未看到心里念着的。入了人眼的仅是接近万数的修灵人,那时候众修士正对天潭远处聚着,老者未去,反是背了山峰后处止了,又指了那边众人当中部分修士道:“那就是四合院的修士,不过李鹤并不在其中。”

随着老者所指,柱子也是依稀看到众多一身灰衣的四合院修士,另一处柱子也是见了许多白衣人,他的问语:“长老爷爷,那白衣的就是叶落门的修士对吧?”老者听了也是点头,柱子看了后又道:“那七玄山上的修士也来了吗?”老者闻此笑了出来,摇了头道:“老夫虽是一派的长老,不过门下的弟子很少,至今只有四人,且年纪尚幼,都还不曾下过山。”

柱子闻了点头,天又沉了几分,苍穹中几道闷雷声作,风愈渐地大,却令人惊的,狂风下潭水中一丝纹痕并不有。便那时,以了天潭上空处为中心,四周莫名现着墨色卷云。像是一同而生,人是觉了身浸寒意万千,似九幽中乌魅阴灵纷现,风只冷,入了人的髓。幸而周身白雾传了来温和意,人才寒意中抽身,又看了愈渐暗着的穹。

墨云纷现,缓缓然,人未曾多想,乍然的,苍穹中一道惊雷而下,不仅人惊,大蛟山那一刻亦动摇,竟是作响。山里的云雀早是奔了走,此刻不知附近何处山峰传来,柱子分明听到成片云雀惊声。人反是怔,不知何时才由眼里晃着的大蛟山反应过来,墨云已经汇了圆环,那一道墨龙般的闪电只不住环云中翻腾。

天刑,眼里这称了“九天刑雷”境下劫环,远古中冥冥而受的二十七环刑之天雷。若经受了住,刑里古物扶摇入自九天,如若否然,避不得形神俱灭境地,了然作尘。然二十七环天雷,物性本源所引,避之不得,刑下古物只得以物之身强行收受。当然,如若堪受入九天,经了天雷的身自是滋风虚之气而换骨脱胎。不过天雷到底古远九天之物,且一环胜了一环,想来也不是那般容易消受,便说古往今来天刑下的古物也算了不少,然扶摇直上的到底甚微,何况古刑中最忌的就是外物之扰。或者修灵人正是窥了此理,才今日聚了此处,图着利处。

人依旧静里处着,眼里看着,墨龙般的闪电去了缓,走着疾。忽然踪影一散,人眼里它的迹不辨,圆环中至此一闪白光,现了满眼电痕,密密布布苍白之色,不留空隙一丝。那一时电痕的顿,瞬即苍白渐着愈深,一片血染,忽然划痕里刺语那声,一道血红闪电而过,人不及惊,已经不辨之速刺了深潭。深潭中血芒骤现,人惊过方目及,并不着纹痕,潭水依旧,人心中惊。却潭中忽如其来,那一惊爆鸣声作,潭水随之隆起巨型一水柱,水柱里那物盘旋,正是天刑下青意一真龙。

见了这般景,心中惊意,满脸兴奋色,一语“青龙祖上”柱子嘴中喊出,苍衣老者听得。远处众多修士却只看着,纹丝不动眼中真龙,静里盘着的真龙亦像是看着,目里浮浮色众人。然是他静里一动,天际中胜了雷鸣的龙吟,那一声作,忽然惊起水柱,刺破一切至了人前。修士等人未曾意料,慌乱又无措意,水柱至了,水沫漫了天,眼里人的不断落低,不辨方向,却依有人定了原处,竟道悟如此。不过剩着的灰衣修士似一番之语,其中黑袍五人化作黑芒而去,柱子见了的,他道:“长老爷爷,那四合院的人怎么走了?”

苍衣老者亦见了,他摇头,语道:“老夫也是不知,不过走了的仅是四合院的老门主和几位秘术人,依是剩着长老几位,那李鹤并不会走的。”柱子点头,血红闪电所化第二环天雷打下,青龙祖上扶摇直上,身盘绕了闪电,巨口中一动,墨雾一片。天雷竟遁消,墨雾凝了,织了龙鳞上,像是新生的他的盔。自是有人惊,有人知晓此物,大界西沼泽地千枯林深处的乌鬼藤,世间少有至坚物,亦众修士炼器梦寐古物。乌鬼藤本就人见了少,却眼里如此之多,不已心惊,有人目里添了贪意,也不知真龙何处寻得这般多此物,也难怪他竟敢盘绕了天雷上。

也是自得龙鳞上现了墨雾,真龙尽得天雷上盘绕,天雷威愈盛,乌鬼藤作的雾现淡,第十三环的天雷,不辨雾之踪。天雷红里化了淡紫,淡紫了的第十四环天雷,欲下的势,青龙祖上依迎了去,巨型龙尾青光中一甩,挡了身前,紫芒里龙尾生生阻了紫电。虽如此,青龙祖上这般巨型身影也是影消,顷刻震了天潭中,风啸里满眼的潭水。飞沫中青光又浓,青龙祖上现了人眼,鲜血了淋淋巨型龙尾,却又龙尾稍上部分接下第十五环的天雷。

见了的众人自也是料得,青龙欲以龙尾至头分着受了此刑,龙族中最具了传闻的龙灵所在,分明候着最末里那痕渡劫形化之雷。想到此处,远处又重整了的众修士一番商议,不多久又纷纷露了笑意。见了此景柱子只露了虑色,老者道:“万物有劫,劫之有数,如若如此,我们也是无法。”柱子听了虽是点头,又不得自己,心里默念青龙祖上之语。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医女难娶听说夫人想杀我 巅峰大少陈虎 证道登天 她以美证道[综神话] 封神:开局上交遮天副本,平定黑暗动乱 别打扰我赚钱 魔王殿易军 元始王座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 暗黑神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