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太轮 > 第三章 七玄山(一)

第三章 七玄山(一)(1 / 0)

不知为何人总是重复了那个梦,无数次见了井,无数次见了井里悬着的绳。只当是人无数次紧抓了绳,人又总是掉了下来,觉着自己爬了很高很高,然而身体只一震,人又到了井底。后来人放弃了,见了那绳的又现,人再不肯抓它。一直许久,伴了白雾,粗绳眼里消失,听到了泉水的声音。并不是泉水,双目中满的血一般的井水,人怔了原处,茫然一般由着血浸了,浮了自己。血好像有意让人出得此井,血水确实漫到了井口,人并不觉了,人也不动。只像是有人硬生生将自己拖出井口,见了满是血的海,眼里现了,倒着的二人身影。人动弹不得,人只能哭喊,那二人并不听闻,缓缓一般随着海水漂了远,眼里化着茫。

人像是发了狂,天地间只剩着哭喊,二人的身影不再,觉了心底一阵刺痛,人惊醒,嘴里依旧“爹爹,娘亲”之语。才发觉自己已经半坐了起来,一张木床,一个并不大的木屋,木窗掩着,由了几丝日光打了进来,靠着木床有张小方桌,桌上静着熄着的油灯。

人应是渴了,正欲起身,木门被人推开,进了来粉衣一身一位妙龄女子,女子眼里一惊,瞬即化作的笑,只向着木屋外喊道:“大师兄,小师弟他醒了。”女子又忙走了过来,替着柱子倒了满满一杯水,笑了出来道:“师父交代过了,你叫李柱子,是在大蛟山被师父带回来的。”柱子听了也是想到大蛟山之事,只问道:“这里是七玄山?”

女子听了也像是一惊,很快又笑了出来,语:“恩,这里就是我们的家,我们的七玄山,不过柱子你得称我为师姐。我叫李玉儿,是师父弟子里唯一一个女弟子,排行第二。”柱子闻了也是点头,喝了水时也是道:“李柱子见过玉儿师姐。”粉衣女子听了颇为欢喜,语道:“我们都姓李,以后我就是你亲姐姐了,你的事师父跟我们说了,世事如此,柱子你也别心存了深念。师父的弟子,加上现在的小师弟你,我们五人都是无亲无故的。不过七玄山就是我们的家,师父是我们的爹爹,师娘就是我们的娘亲,可我也没见过师娘。”

柱子只听着,重重点下的头,道:“师姐,柱子知道了,这里就是柱子的家。”女子听了笑,柱子又道:“对了,师姐,我睡了多久了?”粉衣女子依是笑,回语:“师父说你是因龙真过多才经脉经受不住,路上的半月时间你一直昏迷,到了七玄山上也已经睡了七日,大家都很担心,不过师父说你定会醒来的。”见柱子点头李玉儿好似又想到了什么,续道:“对了,柱子,龙真的事你绝对不能与外人说,这世上坏人太多,少不了有要害我们的人。”人听了也是点头,默然看了木窗外日光的影。

木屋外传了来人语声,那几人进了木屋,三个长得高高的男子。三人看着醒了过来的李柱子,露了笑意,其中一对细眉小眼,一身泛白之衣的男子笑着道:“小师弟你醒了啊,我是你二师兄江仁明,师父弟子里排行第二,以后谁敢欺负你,只管找你二哥我就是的。”众人听了笑,柱子却道:“师姐方才说她是第二,怎么师兄也是第二?”小眼男子听了只摆了摆手,语道:“女流之辈,不计于数,这七玄山可是我们男子的天下。”

江仁明绘影一般语着,李玉儿已经奔了过去,揪着了此人的耳道:“谁说女流之辈不计于数,又是谁说七玄山是男子的天下,我好像还听某人说他是二弟子唉?”江仁明喊着疼,嘴里忙道:“我这不是开玩笑的,我哪敢跟师姐争第三啊?”这江仁明直痛着居然还能耍嘴皮子,柱子倒是没听出其中不妥意,粉衣女子却不好糊弄,她又加了力道:“是第三啊,还是第二?”柱子听了才悟了过来,同是的笑,江仁明也只好软了下来,道:“师姐当然是第二啦,我哪敢跟师姐争啊,我们这七玄山只师姐一个人的天下,唯师姐一人可计入了数。”

粉衣女子闻此才算是饶了此人,松了手对着柱子道:“你这二师兄就是个泼皮之人,平日说话总是这样,柱子你以后就会明白的,而他也确实晚生了我一日,师弟之称他是实至名归。”此语像是中了男子痛处,他忽掩泣一般,苦道:“世间最苦之事莫过于此,此生再不得翻身了。”众人见了又笑,而另一生了最高,浓眉而一脸无奈意的男子道:“这仁明你已经见识过了,我是你大师兄,我叫吴楚义,另一个是你三师兄,他叫陆显峰。”

男子言语尽时柱子忙道:“柱子见过大师兄,二师兄还有三师兄。”三人听了笑,江仁明已经方才痛楚中脱身,他好似忘的十分快,拍了拍身旁生着八字胡的陆显峰道:“显峰啊,你是熬到头了啊,你总算也当了一回师兄了。”陆显峰听了浓浓笑意,与柱子道:“师弟啊,我陆显峰也终于有师弟了。”众人只笑,柱子亦这般,点着了头,玉儿师姐语道:“这泼皮之人你已是知道了,另外大师兄是我们的典范之人,你处处跟着大师兄走就是的,可千万别跟了你那位二师兄。至于你那三师兄我也说了不清,有时候他跟了大师兄,有时候又会堕了江泼皮那,你且得自己看。”

柱子听着只点头,可江仁明与陆显峰并不答应,江仁明道:“哪有你这样的师姐,不说好的也罢了,尽挑着这些次的说,你这不是故意诋毁我二人,让着小师弟有了错误之念。”八字胡的陆显峰也是道:“何况我可是一直受了师父与大师兄的教导,我可没堕了泼皮师兄那里。”此语一出江仁明怎依,其余之人却笑,那江道到:“好你个显峰,你居然敢胳膊腿往外拐,我今日是看透你了。”陆显峰好似并无听了,只笑着看着这边的小师弟,大师兄吴楚义也是道:“小师弟你恢复得怎么样了,如若能下床就去一趟师父那里吧?”柱子听了也是点头,语道:“已经恢复了,我也想去见长老爷爷。”众人听了此语只笑,李玉儿也是掩笑道:“师父还没那么老的。”

虽是笑着,众人带着这个新到了此地的小师弟出来木屋,见了木屋外的世界,那个七玄山。外面并不像木屋中,外面很亮,日光打了来,人浅浅闭目,人又抬头看去,眼里茫茫浓浓的雾气,远望处同是如此。眸里仅是白雾,见了随风而动的薄雾,雾淡了又浓,心里并不晓雾后掩着的一切。人应该在了此山半山腰,见不到山脚,雾霭中也是看不到山的顶,玉儿师姐道:“我们七玄山终日处了白雾中,是难得的仙境之处,柱子你日后就会明白的。”柱子只点头,又看了朦胧意中露了出来的一方事物,见了不远处许多木舍,应是玉儿师姐以及三位师兄的住所,更远处另有了几间大一些屋舍,也不知为了何用。脚下处铺了山草,还栽了白花,有许多的古树,山风吹了来,树叶沙响,里面像是有了竹叶子的声音,人并不确定。倒是闻了几声鸟鸣,人确定的,心里忽然的一分静,是云雀,大蛟山下每日都听得此声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战神之女江阎王 医女难娶听说夫人想杀我 巅峰大少陈虎 证道登天 她以美证道[综神话] 封神:开局上交遮天副本,平定黑暗动乱 别打扰我赚钱 魔王殿易军 元始王座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