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太轮 > 第六章 梵音大会(四)

第六章 梵音大会(四)(1 / 0)

也就高空里众人愈渐遁形,脚下冰道化了窄,继而苍穹中人影方消。叶落门一行人由南而北,因是众人修为不同,遁移之速有快慢,众人以空元大道遁速疾驰而去。许久,众弟子看似泰然,却有人按捺不住,已经飞至七玄山弟子旁,那人语道:“吴师兄、李师妹、江师弟、陆师弟,还有李师弟好。”众人看去乃是云雾峰的弟子孙火,纷回了礼,柱子也是道:“孙火师兄好。”这一声的“师兄”显然颇为受用,孙火马上眉上露了几分自在意,又笑了道:“上次见面时七玄山还只有四名弟子,这次倒是多了个稀世的修真之士,怎么玉儿师妹你们也不事先向我露点风声?”

玉儿师姐听了只笑,回道:“寻日都在闭关静修,我倒是想去云雾峰戏耍,只怕孙师兄也在入关吧。”孙火听了也是点头,语道:“这个倒是,不过五年不见玉儿师妹你可是生得愈加俊俏了啊。”玉儿师姐听了自是女儿家的笑,显得颇为悦意,语道:“玉儿谢过孙师兄之言。”不料身旁江仁明竟是重咳,他忽道:“孙火师兄你太客气了,我们之间又不是生人,这些客套话不必说的。”便这不该之言一出,李玉儿哪可能饶得了江仁明,怒意过去狠狠揪了江仁明的耳,也就满耳二师兄壮烈一般惨叫之声,众弟子亦看了过来,众人摇头之笑。

见了此景孙火师兄也是笑,忽又向江仁明挑了眉道:“江师弟,不知那有关紫霞山静氏姐妹的传闻你听说了没,那真是天上之人。”江仁明闻此马上眼里放了光彩,忙将孙火师兄拉了旁处,显峰师兄亦跟了过去,原本江仁明也是欲拉过了小师弟,奈何李玉儿虎视眈眈下他竟是不得。于是他三人去了一旁,而原本在了最末的其余云露峰弟子纷纷遁了过来,因是私下吴长老与肃长老关系甚好的缘故,云露峰和七玄山的弟子亦相交甚好,只聚了一处聊起各等之事。

再后来,一行弟子纷纷混了熟,东奔西跑似地,行进间早就失了次序,两位长老见此只摇了头,并不加阻之意。而后又遁行数时辰,斜阳已经落山,就连存着的余意也是尽消了散,一行人由长老带领落了一个名为“易京”的城郭外。

穿过高墙中城门,众弟子有说有笑,城里人好似也知晓他们这些身负长剑或者刀斧的修士,纷纷让开了路,亦有人上前来道着好,显了十分恭敬。众人中除了柱子有些不知所措外其余人依旧寻常一般步履而前,便想到柱子村,想是大伙儿见了这般装束的人多半不会有了反应,毕竟柱子村静了大界中部,很少有机会触了修士。这易京城并不同,不但时常有修士过来此处休憩,城里的百姓亦常得了修士所赠圣水灵丹,且那些途经此处的修士往往会帮百姓驱除一些强盗、土匪或者狼豺猛兽的,为此城中百姓对修士大有感激情,这才眼前众人反应如此。

柱子印象中,孩童时候常去听书的香城大的不得了,然与易京城一比,恐是连了十分之一都不及。行了三丈余宽石砌道上,周围遍了酒家、客栈好些店铺。此刻已经哺食时分,石道上依是人来而往景象,不过当路人见了叶落门一行人时纷纷露了敬意。也就沿了笔直石道行了片刻,众人至了一家名为“摘星楼”的客栈,见了掌柜的很快跑了出来,直冲着木石二长老作揖,语道:“真人来此为何不早些通知小的,小的也好准备一番。”两位长老见此同是回了礼,木长老道:“不劳掌柜麻烦了,不知掌柜店中可还有空房,容得下我的这些弟子?”

掌柜的听了只一番点头,又是作揖,道:“有的,有的,真人且放心住下就是,待小的去给真人准备酒席。”说完马上吩咐店里伙计将最好的房间腾了出来,将柱子等人引了客栈之中。等洗漱了一番后掌柜的又把众人引至二楼雅间,诸弟子以各山峰分了六桌,孙火师兄却凑到七玄山五人中,依旧他与仁明以及显峰师兄未完的话语。师姐李玉儿见了只摇头,又推了推大师兄,语道:“大师兄,你也不管管。”原本大师兄也是个木讷人,他只看了看李玉儿,又看了看孙火他们三,问道:“要管什么?”玉儿师姐虽也是知,闻此依然一肚子的火,又朝了身旁的小师弟道:“柱子,日后不准你跟了显峰他二人,还有孙火师兄也一样,必须与我和大师兄寸步不离。”柱子一脸愕意,却也是重重点了头。

只又过了片刻,雕花的木桌上摆满佳肴各色,掌柜的说起当年木长老搭救其一家老小的事,后又向众人敬起酒来。在场的女弟子自然滴酒不沾,柱子本也如此,却仁明、显峰与孙火师兄并不肯。且今日也怪,玉儿师姐竟也不帮了,柱子只好硬着喝了几杯,几番入腹便目眩头晕几分,至了后来也就心神不清,好不容易才雅间中脱身出来。

人恍恍惚惚一般,身止了后院,迷迷一番看去,才发觉夜色已经入了浓,原来客栈早是油灯颤火晃着,自己竟然不知。似苦笑,却微微凉一缕冷风,风里渗着一缕花香,人所思,并不知幽香何来,怀中小蛮再不愿憋着,只轻轻一声嗤语,小脑袋蹿了出。她也似极不喜欢柱子身上那股酒味,嗤语几声亦不忘朝着柱子舞爪张牙几番,柱子见了轻轻捏了小蛮的脑袋,才将方才私藏的馒头和鸡腿取了出来,小蛮也就再不抗议,发了悦意几声,全部心神系了鸡腿上。

人是看着小蛮虎咽一般,小蛮嗤语,也是赞了鸡腿的味美,后才满足似地又蹿了人衣物中。仍是一缕的风,幽香犹在,人循着出得偏门,那时月色有些清冷,风渗了几丝凉的意,才道月华竟是冷了,风跟着这般。却仅此而已,易京城依旧着热闹意,闻了风里铁匠铺敲击声不止,亦听见远处叫卖着冰糖葫芦的吆喝声,那时风里的花香好似淡了,但人依稀辨得,心里记得。便身处闹意夜市中,有百姓认出柱子修士身份,有意似地让出道,反让柱子心中几分歉疚,连连道着“不用,不用”。

后才出了熙攘意的人群,至了一座石桥,风里花香飘起的地方。桥下静着水,半没着合了的荷花,花并不着了粉意,反而沾了苍白,竟满眼的苍凉意。人凝眸许久,荷花静着,花忽动,似眸里颤着,花又怔,柱子只望,心里念着时仿佛入了梦,幽深似的梦,人看不清一切,竟只闻了花的幽香。后来花香忽然淡了,竟一缕不剩,人无措,寻花香却不得,才隐隐听得小蛮一记嗤语,人恍恍似地醒了来,眼里的迷,半没着的荷花已经不在了,花香也是,也不知她水里漂了去还是沉了底,她却是真的不再了,像是从未来了过。然而她究竟来过的,她随了风而去,风里花香尽,她也是再不在了。

柱子心疑,桥对面传了来喧声闹语,似是打斗声音,柱子也就不再想,落了荷花池对岸。见了十数之人,人只花丛中不断翻找,似是寻着什么,后来是一兽的惊语,其中一位大汉手里多了一物,惊吓意中通体白染意一狐,见了其后处右腿上染了一片血的迹。柱子见了只走了过去,那群大汉也是注意到了这个粗布少年,方才好似就见过此人的,其中一大汉道:“小兄弟是方才叶落门的修士吧?”柱子闻了也是点头,又从怀里玉瓶里倒了一粒白色丹丸,语道:“这粒丹药是我们修士培元之物,于常人言可增了人寿,不知可否以此换了白狐?”

大汉诸人听了露了笑意,直点头,修士之言他们本就不会违背,又这等珍贵丹药相换,他们怎可能不依。接过此丹后众汉子也是纷纷笑着向眼前人作揖,后才离了开,柱子接过白狐后出了城,到了方才落地的城郊处。白狐十分静,柱子怀里安了,人取了金创药粉敷了白狐受伤处,又腰间撕了一段布衣替其扎了伤口,才止得。

那一时夜更浓,月色淡了许多,月影里柱子将怀里白狐轻轻放了草地上,挥手让其离去,然令人惊的白狐似并无离去意,依旧止了原处。肩上的小蛮见此跳了白狐身前,嗤语不止时亦不忘一番手势连同左右蹦跳,只是白狐依旧如此,柱子见了俯下身,轻轻抚了白狐的头后道:“快回去吧,以后小心点,别再被捉住了。”那一刻的月华尤静,白狐眸里凝着这个少年郎,记着了他,像是听懂了他的话,竟轻点了头,而后才丛草中她缓缓入了的影,柱子见了的,便看了小蛮道:“小蛮,这白狐也是灵兽吗,为何刚才向我们点头?”小蛮闻此仅定了几分,却又摇了头,柱子见了而又点头,也不再去想。后来柱子手里多了竹箫,易京城外风里渗了此箫的音,漫了开来,便也就不远处丛草中,那物只倾听,眸里只下方处风里一少年,她记得他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战神之女江阎王 医女难娶听说夫人想杀我 巅峰大少陈虎 证道登天 她以美证道[综神话] 封神:开局上交遮天副本,平定黑暗动乱 别打扰我赚钱 魔王殿易军 元始王座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