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太轮 > 第十一章 落幕(一)

第十一章 落幕(一)(1 / 0)

云霞峰,霞瞑广场,今日大概最闹意地方,原本破晓方至,已经霞瞑法场外不少弟子的影,攒动的景。都道近水楼台,月方是先得,大抵在了此处,天的微蒙蒙意,人的密不透风,连同第一缕的日光亦人遮住。如同大敌当前,众弟子心意一致,若非今日八甲弟子或者长老之人,众弟子并不愿让了半分,就连随行的一群人亦不肯放过一个,紫云的娇语,嘴里不依,倒是她被放了进来。静黎大师见了笑,又摇头,好在今日的比试允了弟子半空中细观,否则真就抹了许些弟子的眼福。

也就静黎大师一语,半空中忽至各道光芒,众弟子笑意,闹语,连同愈渐变多日光交织。辰时很快至,众人止不住静语,眼里只那人,一身青衣女子静庵,淡淡看着,似生了茫意,眼里从未有不远处立着粗布弟子。亦有人看着他,有人喊了他的名字,紫云的呼喊:“柱子哥,笑一下。”粗布李柱子果真笑了,冲着紫云一行人点头,偏头时眼里现了青衣女子。那般伫着,有人喊了她,她好似并不听闻,她望着那处,然而眸里并不曾现了那处的影。风忽然拂,带了人的几丝发缕,只那面庞的愈益苍白几分,柱子见了,看着她,却她浑了的眸。

或许青衣女子寡言少语一贯,人并未觉了有何不妥,李柱子心疑,眉里锁意,他又不能问语。静黎大师见此处,向身旁绿衣静薏轻语:“庵儿似乎有些心事,其中的原委你知晓不?”却身旁静薏怔着宛如,那一时忽然惊觉,莫名一颤,才似反应过来,摇头语:“薏儿不知,大概姐姐深夜时分又去云海,受了些风寒。”静黎大师闻了轻点头,她的眉间亦锁,忽又摇头,叹道:“如若这般我也心安,也就最好的果。”绿衣女子闻了的,又她的怔,看了台上青衣姐姐,又望了一眼那个土气的粗布李柱子。

苍长老已经那时下了法场,紫云她们的闹语,李柱子也是笑,又止了笑,看着不远处立着那个女子。女子依旧静着,茫茫然看了那处,眸本该浑的,那时眸止了,淡了。眸不该那样,眸却生了浓意,竟眸里的雾浓,影现,原来那人立在眼前了。李柱子心惊,他目睹眼中一切,只他一人见了,他疑惑,他欲开口,却眼前女子的忽是摇头,她像是笑了出来,她道:“紫霞山静庵,有幸领略师弟道法了。”李柱子闻了心惊,锁意愈紧,才点了头,缓道:“叶落门李柱子,请师姐赐教。”

并不知女子是否听得,不知为何,她的笑,似自笑,她的点头,不知她的眸里见了谁。已经她手里的一闪青光,纤手轻轻一托,见了那把青意小梳,小梳很美,带了柔光,飘浮缓缓,止了女子身旁。李柱子亦动,右手往了背上一探,取下那柄黑意大剑。墨的芒,手中一紧,黑意剑鞘像是活,生了浓黑雾,雾却渗了之中。才雾的淡,见了紫芒,紫尘微染,紫尘变疾,忽然的青光,眼中划过古怪图纹,青衣女子却笑,似自语:“好美的剑,原来她亦纤竹化的。”

李柱子惊,他不知道青衣静庵如何知晓,他看的过去,仅那人的笑,那人忽然语:“这青意小梳亦纤竹化的,或许她们原本相识,又或许今日才她们第一次相逢,见了彼此。”道着话语,静着的小梳忽然一动,化了青芒的满眼。青芒像是风,风又作满眼雾霭,人并未御了太轮剑,然而此时满眼的紫芒漫而生,溅了到处。众人惊疑,青紫二芒相遇,并不有了轰鸣声,二芒竟是相融,化作的雾烟,又人眼中烟消散。绿衣女子见了只笑,李柱子皱的眉,静黎大师惊道:“原来此剑亦纤竹影所化,倒是巧了。”

道着的语,二芒愈化雾烟,痕的散,青衣女子道:“我们去了繁缛,几招定下胜负吧。”闻了惊,却李柱子点下头,法场静,青芒没了女子,另一人周身亦萌的青意,转瞬的雾织,二人身影不得。人是闻了那几缕的风声,风声中龙吟作得,传了来闷雷之语,然而风声烈了,满耳的她,像是掩了一切的声。

青意欲浓,闷雷声中现了红光愈生,作的云烟之状,人眼里见了,云烟缓缓入得青芒,像是嵌了的痕,痕愈深,愈浓,化了满眼血色,静黎大师只道:“原来庵儿的御雷之术这般地步了。”话语的落,另一处,青芒里紫焰升腾,焰只颤,风声中作芒,芒划了天际。然而那道血芒亦如此,只在风里二芒遇了,竟狂风之作,人心底惊声,才满眼青紫光芒相缠,剩了天际刻着的风痕一道,久不肯散。

又似定,二芒那刻止了半空,人看不清,紫焰里颤着的人的身,红芒中染了的人的眸,然而人的心何处去了,人并不知。原以为只会一刻的静,后来才知道自己错了,竟是良久,自己都忘了多久。人很少见了这样的比试,并不御气护体,亦无身移半分,人只所有之力集了身前,或许这一招下便就是人的生死,然而他二人好似不在乎。他二人仅半空中静着,并不回想这些,心神全凝,万千道法化了最纯粹一式。或许今日后再没有这样的缘分,竟这样的一个人,陪着自己,那般心合化了眼前一式,人的笑,人的双目以对,竟又良久。眸原本该浓了,却不知为何,眸空了,茫了,像是至了尽头。世间的尽头在哪里,你不知道,你也望不到,然而你知道自己心底的尽头,因为眸已经空了,你再看不到心里想的一切。

风弦只紧,那一刻弦又松,忽然人心底闷声,像是过眼云烟,万千光芒那一瞬黯淡。似期盼许久,云烟疯了一般去散,才见了那二人的影,擦肩而过两缕的风,不顾一切划去,风不愿止。结界的颤,不止,二人的影至,重重低落,再不是风,青石上坠着。人只是惊,有人甚至忘记去惊,静静立着,不能言了一语,看着二人,双双吐出血的二人。

不知为何,那一时原本消了的云烟又来,竟生了雾,雾像是只欲逃离法场,全然她的涌,遮了眼里一切。结界中情景不得,众人静着,等着那雾,雾里二人已经缓缓起身,女子立着,眸里的雾终于散了,像是清,却很快地迷。李柱子看着,他并不心明,他的眉锁,女子望了他,看不清眸,不知眸里映着的影。然那女子却笑,她忽了摇头,她咬下了自己的唇,她似不曾觉了痛楚,她其实痛楚的。李柱子只不知眼中一切的发生,他惊,他只能皱眉,他欲问,却那女子总像是知他的心思,她笑,她摇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战神之女江阎王 医女难娶听说夫人想杀我 巅峰大少陈虎 证道登天 她以美证道[综神话] 封神:开局上交遮天副本,平定黑暗动乱 别打扰我赚钱 魔王殿易军 元始王座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