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太轮 > 第七章 无 三

第七章 无 三(1 / 0)

酒坛子之后,并非只有酒坛子,还有一条不易察觉的窄道。窄道之后,仍旧酒坛子模样的一道门,过了门,好多的大泥人,和人一般高,一般样子,有哭有笑。

早有人立在这里,这时说道:“师父,您来了。”

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推开木门,让幽暗的屋子闻一闻阳光的味道。

“师父,有两封信送到,一封来自南迦寺,还有封,是幻境的弟子送来的。”

“你看过了吗?”自顾自去打开木窗,说道。

“弟子不敢。”摇着头,“不过听回来的弟子说,七玄山的李柱子杀了古道王家的人。”

“哦。”随意地回答一语,只看着木窗外的云海,原来这间小屋,建在悬崖之上的。

韩逸也不说话,只是站着等候。师父他有个习惯,每日都要这样看云海,看了一会儿,才转身拿起书桌上的一封信,道:“这封信,是那个叫如来的弟子送来的?”

“是,师父。”点着头。

“你现在,察觉得出冰蚕了没?”也不拆信,反而拿起另一封拆开。

“只能感觉到一点。”韩逸回道,神情倏地落寞下来。

被拍肩膀,师父冲他笑,他也笑。又接过信看起来,信纸上的桂花香让他想起很遥远,很美丽的一个地方。

不打搅,叶子凡抱着泥巴缸。书桌谈不上书桌,因为小泥人太多了,叫它泥人桌反倒更为恰当。泥巴缸里一棵泥树哗啦啦长大,咳次咝咝的,仿佛有魂游荡的声音。

“你怎么看?”把小泥人放在手心,另一只手的食指轻轻划过。

“依弟子看,李柱子杀了王家这么多弟子,自然不能纵容,总得给鬼合门一个交代。”

“依你之见呢?”

“当众废了他的道法,鬼合门也就不能说什么了。”

“于私呢?”

“七玄山是我们叶落门的,自然不能让他们吃亏。”

叶子凡点着头,也没有说什么。

“师父,弟子是不是说错了?”

“没有。”摇着头,把小泥人一个个摆在窗台上,它们也喜欢晒太阳,看云海的,“小逸,为师寄予你厚望的。

“弟子知道。”忽然跪下来。两只手死死地摁着贴着古砖。听到:“但为师更希望你能回到你自己。”

静静的,泥树的哗啊,碰上云海的沙啊。

“还是要报仇?”拿来一支毛笔,他的笔,是拿来擦拭泥人的。

古砖苏醒,古砖感受到力气,古砖见到一对掌印,古砖又听到“是”的一声,抬头的时候看到有人低头。对于人而言,这应该是点头吧。古砖这样想。

“起来吧,别跪着了。”一个泥人完了,还有另一个,“那粒妖丹,炼化得怎么样了?”

“不出一年,会有大成。”说到这个,脸上难挡悦意。踌躇亦来得快,但这回坚定地说了:“师父,弟子私自留下一粒尸丹。”

叶子凡依旧专注在泥人上,仿佛没听见,也没看见张开的一只手中,一粒散发着幽幽黑光的尸丹。悬空的笔忽然停下,发出啼一声,躺在了窗台上,听到:“七玄山的弟子这么少,你知道,为什么还没被吞并吗?”

“不是因为代代相传?”疑惑着。

“不是的。”摇着头,“没有利用的价值,不会被轻易留下的。”

“那尹长师叔他?”韩逸也是个聪明人。

“不止是他。”目光到了云海上,“每一脉的七玄山,皆是如此。若没有丹药送到手上,别的山峰可不止是说闲话。”

时光回溯,到了以前的七玄山,只道:“白衍师叔消失,七玄山险些就没了。”

“那吴师叔?”韩逸问道。

“他是唯一一个敢执剑杀上七落峰,对着我拔剑相向的。”

没有吱声,可眼里,面上,震惊占据了韩逸的一切,而后才叹道:“原来,吴师叔有这样的气魄。”

“他那个人。”目光向上,到了沾着雾气的阳光那,并没有说下去。

“师父,那李柱子的事,如何答复?”又问道。

“有本事,就让他们杀,没本事,也没人会来主持公道。”最后的一个泥人了。

“是,师父。”略有所思,果然,他所能想到的,还是远远不够。顿了下,他又问道:“九经山会面,师父要去吗?

“非去不可。”把泥人放好,静看云海,“这回古伦境开,你做好准备。”一顿,又看着远处雾海当中的一株青树,树是他其他地方移来的,道:“也许,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了。”

“是,师父!”他也等了好久了。那一颗透骨凉的尸丹,被他攥在手里,紧紧的。

呼啊,呼啊,唰啦啦,刷啦啦,游啊游,水好凉,好舒服。蛊河的下午,畅快戏耍的一条八脚白蛇。

“阿修,干什么呢?”走过来个女子。

又发了会儿愣,才反应过来,笑起来,回道:“在发呆,在看太阳呢。”

唉,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阳光哪进得来蛊洞。”

地底下的万蛊洞,从来没有阳光的影子,可并不是幽暗的,这里的许多泥,许多石头,像月华石一样,会发光,但不是月亮的光芒,不知道是何种。有人说,这是出自消亡的一种死光,也有叫它磷光的。

“有的呀。”无比开心地冲她笑,“我都看见了。”

“哪只眼睛看见的?”

“两只都看见了。”还沉浸在这种自我的欢乐中。

唉,还是这样的对白,没一点起色。算了,当没看见,没听着。自顾自摇了摇头,着眼到了八脚白蛇身上,忍不住又开口:“哪还有蛊门弟子该有的样子。”

“师姐。”央求一般,“阿白它很听话,很懂事的。”

“听话,懂事,能当饭吃,还是能长修为?”严厉地看过去。

“不能。”气势上明显溃败了,可是不妥协,“反正我绝不吞噬好朋友。”

唉,又是这样,又是一回教诲:“你看看其他人,哪有找条蛇当蛊的。谁不知道,蛊虫最适合我们蛊门弟子,你倒好,偏偏找这么条蛊兽。”

还没完呢,愈加严厉:“其他的我也不说了,你白养着它,把蛊气喂给它吃,到头来,你不吞噬它,还修什么蛊道!修为不但没增长,还给这条畜生分了去!”

“师姐,它是阿白。”偷看一眼师姐,还是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它不是畜生。”

“阿修——”终于还是忍不住,呼喊了一声。正在翻跟头的八脚白蛇停住一切,水面上探出个白白的脑袋,看着河岸旁。那道充满杀气的目光刺过,它赶紧又钻回水里。

“师姐,有人来了。”赶忙把师姐的目光引开,多亏了来的人,离得近了,也就看清,“原来是桑师妹。”

“呀。”又是最寻常的,这种无比惊奇,“桑师妹的长发呢!”

回转过头,等待着师姐的解答,可她的师姐,眉头一皱,嘴角也一皱,双目微微一闭,回了句:“我怎么会知道。”

“又有人来了。”更加惊喜,“师姐,是何师兄,大柏熊师兄。”哇地一声惊呼,又喜着喊出来:“还有常心师兄。”

“这么高兴干嘛!”无可奈何夹杂不屑,“我们跟他们不是一路的,何况。”目光到了那个最后出现的常心身上,只道:“大逆不道!”

“怎么了,师姐?”完全没领会的意思。

目光转到了阿修这,目光中的意味未变:“和他师叔发生不伦恋,还为此灭了骸蛊洞一脉,你该不会不记得了吧。”

“记得呀。”果然没有领会到其中的意味,“可这是骸蛊洞的错啊,好端端地,干嘛要强迫秋师伯嫁来这里双修。”

“莫不是,你也觉得这样的不伦恋没有错?”语气明显变重了,可阿修完全没发觉。

“没有呀。”还是这样愚笨,“我觉得,感情是自由的。”

“阿修——”又忍不住了,“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地听我在说!”

“有,有。”变得结结巴巴,这忽然的转变,吓坏阿修了,其实,不算突然,已有很多的预兆,只是他没发觉罢了,“师姐,我有认真在听的。”

“算了,算了。”修持,修持自己,“跟你动怒,也是白搭。”

“好师姐,我错了。”认错倒是挺快,可犯错,来得更快,目光转到了另一边,“师姐,我好想过去拜见几位师兄。”

“好,啊!”明显相反的语气,可有人真的没听出来,还开心地蹦起来,喜道:“师姐真好!”话才完,人已经飞过去了,忙着作揖,结结巴巴:“那个,那个,蚀蛊洞阿修见过何师兄、大柏熊师兄、常师兄。”似乎胆子变大了,满脸灿烂笑容,又加了句:“还有,见过桑师妹。”

“不错,不错。”说这句的是常心,他走近,拍了拍阿修的肩,笑着,“我见你骨骼惊奇,将来必有一番大作为,何不来我正义堂呢?”

“真的吗!”果然当真了,开心得不成样子。

“这个阿修。”蛊河旁,早有人咬牙切齿,“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

细雨太绵绵,并非落着,像柳丝儿千万条,打结,追逐,戏耍,又像满天柳絮,你我皆飘着,过一会儿,通然定住,只欲看清这片天地,美在心中。

昨夜曾下过一阵子雪,莽苍山变成雨凇的它,四处可见冰挂。终于睡上一觉,瀑布成了冰瀑,最长的两根,晶莹剔透,像被拉长,又拉长的糖葫芦,而且,去掉了颜色。

走到尽头,该往下了,一手拉住一根冰挂,慢慢地往下滑,到了冰面上,却面朝下躺着,好好嗅了一口冰面的味道,才起身,继续往前。

四望无边的冰面,只有这样的天气,才不是湖水荡漾。老樟树一棵,和人一样地苍老,梨花酒的味道,透着新气。

有人缓缓地走过来,合十,躬身,说道:“新进弟子见过腊八师兄。”

酒坛子抱在怀,不睁眼,只答道:“金花满天呢?”

“金花不再是金花。”又合十,轻轻一托,酒坛子一倾,满口的梨花香,“改投空门了。”

“什么时候的事?”还是整个人躺在樟树上。

“就刚刚。”哈哈一笑,“这等禅意,我等定力的弟子,把持不住啊。”

“洒家可不好唬。”大黑痣一动,“你怎跑来莽苍山?”

“我怎不能来这莽苍山!”目光严厉,却是对着一颗黑痣,嘴角一弯,笑起来,“要说实话吗?”

“说!”腊八喝道。

“你是最容易唬的。”肩一耸,点着头,“这是实话。”

“洒家说的不是这个。”终于肯睁眼了。

手抚在枯死大半的树皮上,微一用力,坐到了粗枝上,就挨着腊八的脑袋。怀里空空,怀里又多了两小坛的酒,目光也空空,开口道:“来看看这条爱钓鱼的老狐狸。”

“老白条的死,你占了一半。”酒坛悬空,腊八未接。

“对。”只是这样淡淡的一句,目光更空,酒咕咚入口,泛起迷糊的酒雾,“以前的我,十足的大恶人,可是。”停顿着,目光幽暗,又说着:“我竟然记不得了。”

腊八不说话,只是半坐起来,却接过酒,深深吐息,深深灌了一大口。

“苦海回头,佛可度我?”忽然一笑,头发尽落,他伸手接下一缕,握的酒坛子的另一只手往腊八那凑去。

没人说话,只有肚子和肚子的碰撞,轻轻的,嘭的一声,各自喝酒声。

“这回的三鬼士?”抱住两个酒坛子,腊八问。

“我,心向善的。”满面笑容,新进的和尚还真有几分静禅的味道。

“阿弥陀佛。”即便抱着两个酒坛,腊八仍旧可以合十。

“阿弥陀佛。”身旁的新和尚也笑着合十。

“这桂花酿,味道真当是好。”最后听到的一句话。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egegengxin(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战神之女江阎王 医女难娶听说夫人想杀我 巅峰大少陈虎 证道登天 她以美证道[综神话] 封神:开局上交遮天副本,平定黑暗动乱 别打扰我赚钱 魔王殿易军 元始王座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