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倾天地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险死还生!

第一百五十九章 险死还生!(1 / 0)

哗!

似乎是连老天都动容,本是阴沉沉的天空,骤然洒下瓢泼大雨,雨水如瀑,很快便溢满整个地面,不断溅起跳动的水滴。

“灵儿!”

“你不会死的!”

咬着牙吐出的话语,宁若风,迅速将火灵儿的娇躯摆正,阳刚的面容透露出的是一种疯狂而坚定的神色!

喝!

刹那间,白袍微微飘起,宁若风盘腿运功,将一双肉掌紧贴住火灵儿的玉背,体内新生的紫霄真气,便是疯狂的灌入!

哗啦啦!

这一刻,天空,倾盆的雨水落下,冰冷的打湿长发,顺着发丝流下,是一种凄美的弧度。

进而打湿一袭白袍,眨眼就好似可以拧出水逐渐的来,白袍上,那沾染的一大滩血迹迅速的褪去。

啪!

但是雨水,打在脸庞,却不能让宁若风的神情有丝毫的动容。

此时此刻,

宁若风,一心一意,心中唯一的念头,便是竭尽全力维持住火灵儿仅剩的一口气,已然忘却自己现在身处的,是天魔宗。

更遑论去疑惑体内本已经油尽灯枯,却突然从四肢百骸冒出的紫霄真气。

甚至这一刹那,就连自己的生死,宁若风都已经暂时将其抛掷脑后。

这是这一辈子,宁若风第一次见到自己在乎的人倒在自己的眼前。

那种感觉,可以让人疯狂。

就在火灵儿躺在自己怀中,眼眸合上的那一刹那,宁若风的心,是痛的撕心裂肺,脑海中,疯狂的回响一个念头,救回火灵儿!

所以宁若风现在,就是在这样做。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这里,终究是天魔宗,宁若风,是宗主天魔,必杀的人!

场中,天魔见到自己竟是一掌“失手”,不禁有些恼怒!眸光凛然间,便是冷声道:“哼!宁若风,本座倒要看看,还有谁会替你去死!”

呼!

旋即,一只手掌抬起,一股雄浑的天魔真气汇聚掌心,这一掌,天魔俨然是全力以赴!骤然厉声道:“这一次,本座,就送你和火灵儿做一对亡命鸳鸯!”

轰!

霎时,一掌拍出,掌印狂暴,将雨水平推出一道轨迹!如万千的箭矢!

而宁若风,此刻可以选择撒手抵挡,但若是如此,火灵儿最后一口气将消失,必死无疑!随后,自己,也不可能逃出天魔的魔掌。

另外一种,便是选择为火灵儿续命,结果,便是两人共赴黄泉!

说到底,摆在宁若风面前的,就是死路一条。

如此,既然同样是死,宁若风,就从未想过要放手,任凭着掌印打来,带起的狂风吹散湿漉漉的长发,吹得面颊生疼。

宁若风,面不改色,只是输送真气,眼里,只有火灵儿的背影。

“哎!可惜了,这火灵儿,也是一个痴情女子!”

“紫霄剑,终究是要英年早逝!”

“哎!”

大雨滂沱,数千的宾客,不由得心生同情,暗自摇头叹息。

所有人,都认为宁若风死定了,因场中,谁人敢出手相助?谁人,敢去顶着天魔的怒火?

他们想不到。

但是,偏偏就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嗖!

一道破空声响起,霎时珠帘般的雨幕被轻易的切割开来,瞬间,只见一道青色的身影急速掠过数丈的距离。

蓬!

青色身影在半空腾挪转移,顿时仿佛是一模一样的一掌拍出!

轰!

一声爆炸。

电光火石之间,一声巨响,两股真气爆发出的冲击波浩浩荡荡的冲击四方,将雨幕炸开成四散的玉珠,携带残余的力量如迅疾的小石块溅荡四方。

啪啪啪!

空中,小石块般的玉珠冲撞的声音清脆。

可偏偏的,天魔拍出掌印的目标,宁若风和火灵儿,却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因为面前,赫然落下一个青色的身影。

一道护体罡气撑开,

所有打向两人的雨珠,都被这青色的身影挡住,无法越界。

此刻,众人本以为宁若风和火灵儿是必死无疑,哪料这种关头,竟然还有人吃了雄心豹子胆出手相助?定睛,这人,赫然是青衫隐士,原随云!

顿时,惊呼声响起!

“不会吧!”

“怎么是他!!”

“竟是原二公子!”

“竟然是原随云!”

“这!”

紧接着,些许人压低音量,轻声嘀咕的声音紧随其后,在场的数千宾客,心中都是编排不以,只觉得今日,真是一波三折!

这种情势下,竟还真有人敢出手?而且这人,还偏偏是天魔的儿子?

如此一来,

岂不是,儿子,挡老子的路?

虽然说这儿子,先前已经当众扬言与老子划清界限。但在常人的思想中,父子伦常,总是逃脱不了血脉相连,血浓于水这八个字。

此情此景,随后,便是一声厉喝炸响长空,震得方圆数米之内的雨幕如被波涛冲散,“哗”的散开,足足片息,才恢复如常。

“逆子!”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训斥声响亮。

此刻,见到竟是自己的次子原随云挡下自己的攻击,天魔,赫然是一张脸庞气得通红!但是与先前不同,这一次天魔虽怒,却是没有将原随云当场击毙的想法!

这骂,只是单纯的骂。

不因为别的,就只是因为血菩提没了,长子原断岳,有九成九的几率会死!这样一来,原家,就只剩下原随云这个唯一的后代!

哪怕是这个儿子再不孝,天魔,也要顾忌三分!绝不能在自己的手中让原家绝后!

而此刻,面对天魔的怒火,原随云,却是选择争锋相对,毫不避让!

蓬!

只见青衫震动,护体罡气铮亮,打落的雨水,都被彻底的隔离在周身数尺之外。

原随云,眸光明亮,这一开口,那徐徐的话语,却是如冷风过境!

“我说过,灵儿,是我这一辈子唯一爱的女人,你安敢杀她!”

最后几个字,吐气发音!

刹那间,身前的雨水便是如帘幕一样掀向前方,原随云,那本是温文尔雅,不会被外物所影响的神色,竟是转为一种冷冽!

此刻,在场众人,任谁都能清晰的感受到,青衫隐士原随云,原二公子,这冷冽的神色下,是一种真正的怒火!

这会,数千的宾客,方才恍然大悟,想起这为救宁若风而不顾自己性命的火灵儿,本该是眼前这位原随云,原二公子的新娘!

今日,是两人的大婚之日啊!

“放肆!”

听到原随云这目无尊卑的话!

天魔暴喝!

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冲撞自己!

天魔,完全震怒,但这气,不好洒在原随云身上,顿时杀气腾腾的喝道:“本座的儿子,岂能被一个女人所迷惑!本座今日,就送这女人上西天,省得日后你为她牵肠挂肚!再做出大逆不道之事!”

嗖!

顷刻之间,话音尚未落地,天魔,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便是如一道急电掠过长空!

一刹那,那威严的身影已经出现原随云头顶三丈之处,下一瞬间,人影赫然是要再度掠过原随云,直取火灵儿的性命!

但是原随云,绝不是个乖儿子!

他,是真的爱火灵儿!

轰!

身如鸿雁冲出!原随云,猛烈的一掌排向天魔,这一出手,毫不留情!同时口中厉喝说道:“我说的话,你是听不懂吗?”

逼不得已,天魔回防,便是猛然一掌迎上,但是一瞬间,天魔眼睛不由的眯紧!

蓬!

顿时,两股澎湃的掌力相碰,随后天魔落下,脚步纹丝不动!

原随云,则是噌噌噌的接连倒退数步,地上的雨水,被踩出数个迸溅的水坑,嘴角,蓦然是一道刺眼的血迹流下,血珠,滴落水中。

先前与宁若风一战,原随云本就受伤,这会,北斗七星阵的功效已经完全退去,原随云的武功境界,不过是后天境九重天。

若不是最后关头天魔察觉到原随云功力不济连忙收回大半的掌力,单是这一下,原随云就绝不是伤上加伤这么简单,而是当场丧命!

旋即,天魔沉声大喝,言辞之中,满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逆子!你挡不住本座!还不速速退开!”

神色淡然!

原随云充耳不闻,回身,是一道眸光落在火灵儿白的如寒冰的容颜上,这目光,是一种可以将钢枪化为绕指柔的柔情。

唰!

紧接着,回头,神色,已然是温文尔雅,出尘的气质下,原随云,颔首,以让人信服的语气说道:“我活着,灵儿便活着。”

这话,顾名思义,原随云,就是明白的告诉天魔,若是要杀火灵儿,便先跨过自己的尸体!

“逆子!”

听到这话,天魔简直肺都要气炸了!只见一袭黑色长袍“蓬”的鼓动,将雨水冲击成一个半圆弧的轨迹,提起的手掌下,是一片真空。

连雨水都被蒸干!

天魔心中明了,这一掌若出,原随云,绝对挡不住,绝对会死!但原随云若是让开,是可行的,自是万事大吉!

可偏偏天魔又知道,这一掌若出,眼前这个逆子,绝不会躲闪,在天魔的心中,原随云,是个情感很淡漠的人!但越是这样的人,一旦动情,海枯石烂!

所以这掌,已经蓄势到巅峰,却迟迟没有打出!终于,天魔撤去掌力,黑着脸,道:“逆子,将火灵儿带回去疗伤,你们的事,日后再说!”

这言下之意,却是让步,当然前提是原随云以后乖乖的当自己的儿子,接受自己的安排。

但是,天魔忘记了一点,场中,权势最大的一个人,不再是他自己!而是杀神,燕北鸿!

“哼!”

一声冷哼骤然在天魔耳中回响,天魔,瞬间就是瞳孔紧缩,背后,只觉得有是一道眸光,如刀刺背!

紧接着,燕北鸿,冷漠的语音斥责道:“天魔,你太让本座失望了!什么时候天魔宗的宗主,沦落到受人威胁的地步!”

老匹夫!

当众被燕北鸿斥责,天魔心中不禁大怒!多少年了!自从燕北鸿避世,自己击败娄天青接任天魔的位置,便是号令一方!

哪还有人敢对自己说个不字!即便是同为三宗一阁的宗主的聂天心、林枫、梵秀心三人,也要忌惮自己三分!

但是现在,实力比人差,地位对方又是太上长老,天魔,不得不抱拳,放低姿态,道:“师伯息怒!小儿只是一时糊涂!”

燕北鸿,玄青披风格挡住所有的雨水,眸光睥睨众生,语音扩散开来,响彻方圆数百米。

“天魔宗的威严,没有人可以轻辱!此子杀害本宗大长老,便是与本宗为敌!该满门抄斩!”

犹如实质的杀气!燕北鸿,不愧为杀神之名!当满门抄斩四个字喝出,犹如在众人灵魂深处响起,诸多人,不自禁的就是一个寒颤!

仿佛是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本座命令你,杀了他们两个!任何人拦路,便是与本宗为敌!杀!”

“杀!”

“杀!”

刹那间,一连三个“杀”字从燕北鸿口中喝出,一个比一个洪亮,饶是天魔,都不由得有些心神失守!

燕北鸿在杀戮一道上,已经是登峰造极的地步!他的实力,在先天宗师之中,是顶尖的一批!战力,更是强的可怕!

“是!”

天魔心中虽怒,却不敢不应下!

转回身子,暗示的眸光瞥向原随云,同时厉声道:“还不滚到一边去!”

此刻,雨来的快,去的也快,竟是骤然停歇。

阴云密布的天空,雨后初晴,天上,一轮七色彩虹横跨过蓝天白云。

地上,仍是湿漉漉的。

原随云,平静的眸光下,徐徐说道:“所以当年,你就是因为畏惧他,才放弃我母亲是吗?”

“放肆!”

仿佛被踩到了痛脚,天魔勃然大怒,顿时耐心耗尽,挥袖。

蓬!

一道强横的真气甩出,接连受伤的原随云顿时无法抵抗,整个人便是被一扫而飞。

哗!

人砸在地上,青衫划过满地的雨水,带起一条冲浪般的直线,原随云,噗的一口鲜血喷出,顿时融入水里化开,便成淡色。

如此一来,宁若风和火灵儿,完全暴露在天魔眼皮子底下。

宁若风,虽是在给火灵儿输送真气,但感官还在,赫然觉得自己被一股杀意笼罩!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斗罗:唐三是我哥哥 火影之星语传说 众神瞩目 我有一个无限杀戮界面 我!执掌青丘阁,开局嬴政当徒弟 我,软饭硬吃 鄙人独善作死秦宇 贬为杂役弟子后的我,只想躺平 我每样都会一点点 午夜幽幽诡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