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倾天地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打入冰洞!

第一百七十一章 打入冰洞!(1 / 0)

冰殿之内,众人瞩目之下,姬冰雁艳丽的容颜是一种倔强的神色,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与积威极盛的大长老江秋水怒极而静的眼眸对视。

这一刻的姬冰雁,不是傲娇的魔女,不是冰冷的女弟子,而是真正具备冰宫大师姐冠绝冰宫的风采。

冰宫,自成立之日起就有一条规矩,便是谁登上冰宫大师姐之位,就相当于是冰宫之主的继承人,从此享受一定的特权。

譬如先前姬冰雁所言,冰宫之主尹姬不在,几位太上长老不出的情况下,哪怕是地位极高的大长老江秋水和执法等人,也没有资格妄论姬冰雁的生死。

大师姐,好霸气!

此刻,包围在一侧,冰宫的诸位女弟子虽然嘴上不说,面庞神情依旧冰冷,但心中,就是有一种敬佩!姬冰雁在同辈中是极具威望的

毫不夸张的说,敢这般和长老们争锋相对,诺大冰宫的弟子中,除了姬冰雁,还能有谁?

这不单是在她成为大师姐之后,之前,也是如此。

沉默!

寂静!

这一段时间,空旷冰冷的冰殿中,众人皆是没有言语,但凡是个人,都感受到一种越来越压抑的气氛在蔓延。

宁若风,身为场中唯一的外人,更是不方便开口,只是在一边默默的恢复功力,现在哪怕多恢复一分实力,都是极好的。

因为以宁若风两世的经验来说,对方的发难,还远远没有结束。

片息,大长老江秋水面无表情,刻薄的嘴唇中终是道出一句让姬冰雁不痛不痒的话:“姬冰雁!你很好!”

“冰雁一直很好。”姬冰雁,争锋相对。

哼!

一声冷哼之后,江秋水扭头,看向身侧素来铁面无私并且古板的执法长老丁茗君,说道:“丁长老,我等虽论不了姬冰雁的死罪,但擅闯冰宫之事,绝不能姑息!”

“你身为本宫的执法长老,虽然宫主不在,但总有一定的章程和例子,先惩罚,并不为过!”

执法长老闻言,面庞不露一丝情绪,点了点头,便是盯着姬冰雁,话语里不带一丝人情味的说道:“的确是有先例!姬冰雁可暂时免死,但必须罚其入冰洞闭门思过!直至宫主出关再行判决。”

先例二字一出,本来要偏袒一番姬冰雁的传功长老段安琪也不禁无话可说,念头一转,心中确定,数百年前,冰宫的确曾出现过当代大师姐犯下死罪,宫主却不在的情况。

当时的执法长老,便是如丁茗君这般处理的,此事,倒不是故意针对。

也罢,冰洞虽然苦寒,但也可算作是磨砺一番冰雁,相信待到宫主出关,定会有转机。传功长老段安琪,最终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

旋即,只见执法长老丁茗君拿出平日里对待寻常弟子严厉的态度,冷冽的说道:“姬冰雁,本长老罚你入冰洞,你可服气?”

姬冰雁,那雪白的脖颈傲娇的伸长,明亮灵动的大眼睛里尽是倔强的神色,冷冷的说道:“冰雁不服!因为冰雁没有错!”

不服?没有错?

听到这一句话,瞬间,执法长老丁茗君眼里就是一抹寒光闪过,好个目无尊长的姬冰雁!

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嘶!

刹那间,冰殿内一众冰宫弟子无不倒吸一口凉气,纷纷为姬冰雁感到担忧,大师姐与执法长老硬顶,实在是太冲动了!

但是,不待执法长老开口,姬冰雁便是又开口说道:“但冰雁自愿入冰洞闭关,等候师傅出关!”

还好!

传功长老心头松了一口气,不是强行对抗便好。

可恶!

见到姬冰雁竟然敢“戏耍”自己,执法长老丁茗君,不由的心头就是一阵怒意上涌,可又无处泻火!当真是憋屈的很,只得冷冷的说道:“好个冰宫大师姐!好个姬冰雁!”

大师姐,不愧魔女之称!冰宫女弟子,心中暗自偷笑,能看到执法长老吃瘪,是何其难得!

“丁师妹,冰雁也是心中郁结,加之年少冲动,你便不要较真了。”传功长老和执法长老关系比较亲近,立即笑脸出面打了个圆场。

哼!

执法长老丁茗君冷哼一声,并没有说任何的话,但任谁都看出,当姬冰雁失去冰宫大师姐的身份的那一天,必将要吃诺大的苦头!

在太上长老不出的冰宫,执法、传功、大长老三人在冰宫的地位,仅在宫主之下,掌握对普通冰宫弟子的生杀大权。

冰雁的性子,一直是这般倔强,也是该吃个教训了。

眼见局势暂时缓和,传功执法疼爱的望了姬冰雁一眼,接着沉声说道:“大长老,丁师妹,那就由我亲自带冰雁去冰洞闭关,此事,一月之后再论。”

“还没完!”

但就是在这时候,江秋水开口打断,顿时众人的眸光纷纷望去,难道大长老还要穷追不舍?

这也太过了吧!

只是江秋水,岂是笨蛋?

霎时,一声斥责响起。

“姬冰雁擅闯冰殿可以暂时不追究,但此人之罪,绝不可姑息!”

唰!

顷刻之间,只见江秋水一根指头点向宁若风,一袭高贵的宫裙无风自起,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息,咄咄逼人的说道:“此子非我冰宫中人,却擅入冰殿,按规矩,当斩!”

果然是发难了!

宁若风闻言,眸光冷然,虽是伤势严重,但若真要拿去自己的大好头颅,却是万万不可能!逼到悬崖边,就算是拼着经脉尽断,宁若风也要强行施展紫霄秘法斩出一剑,战它个天翻地覆!

但是,不等宁若风有所动作,姬冰雁就不经思索,一张艳丽的俏脸涨的通红,发自内心的大声喊道:“谁也不许杀姓宁的!”

果然有奸情!

江秋水见状,心中冷笑,便是一道犀利的眸光望来,宛若锋利的利刃,气势逼人,厉声喝道:“姬冰雁!你是待罪之身,竟还敢为外人求情!对方,还是一个男子!莫非你是动了儿女之情不成!”

冰宫之中,最是忌讳儿女之情,尤其是身为冰宫大师姐的姬冰雁,若是妄动****,轻者,废除大师姐之位,重者,与判宫同罪!

这一点,也是当年步惊天和尹姬天各一方的原由,只是后来尹姬以绝对的实力压服宫内诸位长老,这才让他们答应尹姬,可做主自己的婚事,但一旦成亲后,即代表卸去宫主之位,可日后但凡冰宫有难,必须倾力相助!

啊……难道我是真喜欢姓宁的吗?

姬冰雁那声呼喊,是情不自禁,没有通过大脑的,此刻心中朦胧的窗户纸被江秋水突然戳破,不禁神情一怔,竟是忘了回应。

只觉得脑海之中混沌一片!

这一幕,落入执法长老丁茗君的眼中,无异于默认,顿时开口,愤怒的说道:“太放肆了!难道二十年前的事,还想重演一次不成!”

“罪不可赦!”

寒意的话语,若是姬冰雁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一条罪名,连大师姐之位都保不住她!遥想二十年前,尹姬就是以强横的实力逼迫上一代执法长老答应自由婚姻,至其郁郁而终。

而丁茗君,便是上一任执法长老的徒弟!心中,一直埋藏着一份恨意!对儿女之情,管的极其苛刻!

不妙!

亲近姬冰雁的传功长老段安琪顿时就是面色一变,只觉得姬冰雁,实在是糊涂!

“不会吧?大师姐真的动了儿女私情?”一众的冰宫弟子,见状,不由得就是纷纷相视,个个面色怪异!这宁若风,竟能征服大师姐?

而姬冰雁,却是陷入茫然的地步,因为连她自己的内心,都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宁若风,还是好感而已?这对一个单纯,从未真正接触过男子的女儿家来说,实在是太难回答。

此刻,望着眼前,一张俏脸,抿着红唇,一袭白裙,衬托出玲珑有致的身段,却是被一群人群起而攻的姬冰雁。

宁若风,便是大笑一声,站在姬冰雁的身前!

“哈哈!”

笑声洪亮,响彻冰殿,宁若风,面色尽是讥讽,哪怕身受重伤,不是江秋水等人的一合之敌,也仍是指着对方,长啸道:“好生厉害的大长老,好生武断的执法长老!”

“大胆!”

“狂妄小儿!”

听到宁若风点名道姓的话语,江秋水和丁茗君当场就是勃然大怒,尤其是江秋水,一身澎湃的功力,就是要一掌打出!

喝!

江秋水掌心,一团真气凝聚。姬冰雁,瞬间回过神来,银牙紧咬,爱与不爱不知,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姓宁的出事!就算与大长老动手,也在所不惜!

宁若风,则是迅速取下背后的紫电剑,紫色的剑身格外显眼,若是冰宫众人不肯讲理,也只能拼死一战!

“大长老,冰殿之内,不得动武!”但就在这时候,执法长老段安琪踏出一步,站在江秋水的面前,四目相对,神情格外认真。

“你真要阻我?”

一声颇有火气的话语响起。

蓬!

紧接着,一袭宫裙剧烈鼓动,江秋水,面对眼神清澈的执法长老段安琪,大长老的威势尽显。

“规矩不可废!”但是执法长老段安琪,却是心胸坦荡,寸步不让。

“本长老,自会守规矩!”

两人对视足足数个呼吸,江秋水最终发出一声冷哼,接着挥袖!

轰!

旋即,只见蓄势待发的掌劲朝地面撤去泻火,瞬间场中荡起一圈凌厉的狂风,好几个呼吸后,冰殿中,才恢复风平浪静。

这一掌,非同小可。

“还是执法长老明白事理。”宁若风却是神色淡然,朗笑一声,接着说道:“江湖传言,但凡闯过冰宫三阵,便是冰宫的贵客!有资格对冰宫提出一个要求,这话,可是有假?”

大长老和执法长老闻言,面色难看,皆是不语,传功长老,则是温和着脸庞,说道:“自然是不假。”

“那宁某可是闯过了冰宫三阵?”宁若风继续发问,意图明显。

姬冰雁,已然有些领悟到宁若风要干什么,暂时将是否有矛盾的感情埋在心底,立即看向宁若风,笑靥如花的说道:“当然是闯过了!当日本小姐与九位师妹,还有师傅可是亲眼所见!”

“那便好!”宁若风,微微一笑,深邃的眸光看向江秋水,淡然至极。

“好个伶牙俐齿的黄毛小儿!”

执法长老丁茗君,眸光凌厉,接着古板的面容说道:“你虽然闯过冰宫三阵,但有擅闯冰殿之罪,两者便是相抵,令你即日离岛!”

“不行!”但是,这时候,一旁存在感极低的月奴突然出声否定。

“大胆月奴!本长老说话,岂容你插嘴!”执法长老丁茗君,瞬间面容威严,自己,是堂堂执法长老!月奴,不过尹姬的心腹!也敢打断自己的话?

“月奴不敢。”月奴立即低眉顺眼,只是低垂的螓首下,是阴毒的眸光,说道:“只是宫主曾交代过,在她出关前,宁若风不得离开冰宫。”

“有此事?”丁茗君闻言,眉头拧成一团,若真是尹姬的命令,哪怕自己身为执法长老,也是无法拒绝的。

大长老江秋水,却是和月奴沆瀣一气,虽然不明白月奴为何会说这句话,但仍是支持月奴,道:“月奴素来是不会撒谎的,既然她如此说,想必宫主是确有交代过的。”

又是尹姬!

屡次被宫主尹姬的名头所镇压,执法长老丁茗君心头,是极度不快的,便冷冷的说道:“那便将宁若风同样关入冰洞,以正冰宫威严!”

“不行!”传功长老段安琪立即否定。

这若是让姬冰雁和宁若风同处冰洞,即便是现在没有儿女私情,也极有可能日久生情!

江秋水,显然也想到了这层,当即明白月奴的想法,便是心中得意,表面上义正言辞的说道:“我觉得这处置合情合理!”

想到刚才姬冰雁“戏耍”自己,今日连番被人否定,执法长老丁茗君,脾气极度不佳,拿出执法长老的威严,说道:“段师姐,你不必多言!”

“本长老,亲自押送这二人入冰洞!”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火影之星语传说 众神瞩目 我有一个无限杀戮界面 我!执掌青丘阁,开局嬴政当徒弟 我,软饭硬吃 鄙人独善作死秦宇 贬为杂役弟子后的我,只想躺平 我每样都会一点点 午夜幽幽诡谈 斗罗:从挽救江楠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