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倾天地 > 第两百四十六章 那一柄木刀

第两百四十六章 那一柄木刀(1 / 0)

飞刀门,虽说是一个大门派,位列北海联盟顶尖的二流势力之一,但实则是一脉相传,北海武林中人众所周知,如今飞刀门内,真正的传人唯有两人。

门主,李坏。

唯一的弟子,有北海第一美男子之称的例无虚发,李小坏。

山园。

则是飞刀门宗门所在。

前边赵紫若所说的飞刀门早已经封山的“山”,便是指山园的山。

这一日,天空,是阴沉沉的,山园外,一男一女联袂而来,男的,一身白袍似雪,面容阳刚,气质不凡。

女子,则是身着一件紫色宫裙,与那堪称绝色的容颜相互映衬,单是站着,就已经透露出一种尊贵的气质。

毫无疑问,这二人,便是前来祭拜李小坏的宁若风与赵紫若。

赵紫若从前,是来过山园的,此刻,一双凤眸瞧见前方可以清晰的看见大致轮廓的山园,便是说道:“前边,就是山园。”

“是这里?”

宁若风,一身白袍似雪,眉头不自禁的往上挑动些许,虽然明知道赵紫若不可能欺骗自己,但说话的语气中,仍旧是些许难以接受。

因为这堂堂的山园,不但是门可罗雀,大门紧闭的,那大门前的两个巨大的石狮子表面,竟然是布满着一层层的蜘蛛网。

这该是多久,没有打扫过?

石狮子前,更是枯萎的落叶遍地飘洒,有些簌簌的飘荡着,时而被吹过的风卷动,在低空盘旋。

荒败。

这是应景而跳入宁若风脑海中的两个字。

这两个字,便是眼前的山园,带给宁若风的第一个感觉,荒凉的荒,破败的败,便是指着飞刀门的山园,李小坏的师门所在。

赵紫若,当听到宁若风道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就心灵相通,明白宁若风心中所想,旋即,只听得如空谷幽兰的语音道:“飞刀门封山两年,这山园外边,便是大致荒凉了。”

顿一顿,道:“若是再有两年,恐怕世人,都会忘记山园的存在。”

江湖,催岁月,是健忘的。

少许,宁若风和赵紫若,便是已经踱步到山园的大门处。

这紧锁的大门,朱红色的漆已经是十分的暗淡,甚至有落下的趋势,两个系在上边,面饼大小的铜环,不知多久没有擦洗。

尘埃,已经掩盖黄铜色的光泽。

因为此行是专门来祭拜李小坏的,而不是挑事,所以宁若风,并没有以声音来呼唤主人,也没有强闯,而是是上前,敲响铜环。

咚咚咚。

接连敲了三响。

铜环碰撞大门的声音,是很大的,宁若风相信,只要山园中还有人迹,便都能听得见。

敲完门,宁若风和赵紫若,就是这般站着,静静的等候人来开门。

大约过了十息的时间,这紧锁的大门,方才打开,但打开的大门,确切的说,只是打开一条缝,一条能容纳一个头的缝隙。

顿时,显露在宁若风眼前的,是一张满是皱纹的苍老面庞,这出现的,是一个老人,一头白发就像枯草。

这老人的眼神,好像是有点模糊,但没关系,因为他不曾认真看宁若风和赵紫若,就已经开口,千篇一律的说道:“我家主人不见客。”

说完,这长满皱纹的老人,就是要将那只能容纳一个头的缝隙关上。

但速度更快的,是宁若风。

咚。

一瞬间,宁若风迅速的用手挡住要被合上的大门。

感受到大门传来的阻力,看着宁若风格挡住的首手掌,这长满皱纹的老人,不由的面色一沉,那有些模糊的眼神,瞬间暴射出两道精光。

眸光,是第一次正式的落在宁若风的面庞上。

山园虽然已经封山两年,在江湖上沉寂许久,但是山园,仍旧是飞刀门宗门所在,只要飞刀门门主李坏还活着,那飞刀门,就还在。

北海联盟顶尖的二流势力,哪怕是封山,也是有自己的荣耀的。

“后生,你是要强闯?”

长满皱纹的老人,是沉声问道,有些佝偻的身躯,顿时给人一种沉沉的压力,这压力,后天境的赵紫若是有些感受的。

可落在宁若风的身上,就是趋于无。

竟然是半步先天!

宁若风,感受到老人的武功境界,心中是有些惊讶的:飞刀门的一个老仆,也是如此的不容小觑,李坏,又是何等境界?

接着,宁若风,便是严肃的说道:“并非强闯,我叫宁若风,此行,是专门来祭拜李小坏,李兄。

祭拜这两个字,是很有讲究的。

需要祭拜的,只有一种人,死人!

这两年来,整个北海联盟中,关于例无虚发李小坏的传言,是说其销声匿迹,从来不是确定李小坏死亡。

更别论,在飞刀门坐落的山园,说李小坏死了,这,看作是一种挑衅也不为过。

而宁若风现在,就是在山园,说要来祭拜李小坏,如此,怪不得这老仆动怒。

赵紫若站在一旁,心底有些担忧对方会不会在一怒之下动手。

虽然赵紫若很清楚,哪怕是飞刀门主李坏亲自出手,也不大可能是宁若风的对手。

但莫名其妙的与飞刀门敌对,是不明智的。

只是出乎赵紫若的意料,这长满皱纹的老人,刚刚生出的怒火,在听到宁若风三个字后,顿时是怒火消散,转而认真的审视宁若风的面庞,沉声问道:“你是紫霄剑,宁若风?”

“正是。”

宁若风点头。

如此,仔细的打量一番宁若风,感受到对方那如汪洋一般的气息,这长满皱纹的老人,方才说道:“老朽去请示主人。”

说罢,这大门依旧是被关上,只是这一次,宁若风没有去阻拦。

对方,没有必要欺骗自己。

少许的时间,闭上的大门再度打开,虽然这一次,仍旧是没有全部敞开,但打开的缝隙,已经可以容纳两个人顺利进入。

接着,长满皱纹的老人伸出一只手,说道:“请跟老朽来。”

“有劳前辈带路。”宁若风是嘴角含笑着的应道。

山园里边环境,与外界的荒败是截然不同的景象,一眼看去,虽然依旧是冷冷清清,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很整洁的,地上,没有一片枯枝败叶。

显然山园内部,是每日都有人打扫。

而这打扫的人,不出意料,便是身前这位看似平凡,实则却是半步先天境界的老人。

让半步先天扫地,当世中,恐怕只有飞刀门能干得出这等大材小用的事来。

不一会儿的时间,走至一间雅静的庭院前,长满皱纹的老人突然止步,接着转身说道:“主人就在里面等你们,老朽只能送到这。”

“多谢前辈。”宁若风拱手点头,接着便是和赵紫若相视一眼,共同走进庭院。

刚迈进庭院内,就可以听见一阵阵流水潺潺的叮咚声,格外的清脆。

前方,依稀可见一个灰袍的身影面对着自己站立,面庞,是比较模糊的,这人,应当就是飞刀门门主,李坏。

但是,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

还有百米的距离,赵紫若,就是突然觉得这空中吹动的风,骤然停止,紧接着,仿佛整个世界,都停止。

一双凤眸中,眼前,是一柄高速旋转的飞刀快速射来。

这飞刀,就像是突然冒出的。

当赵紫若发觉这一柄飞刀的时候,飞刀就已经是近在咫尺,一瞬间,整个人,便是觉得冰凉,仿佛地狱里的死神近在眼前。

但赵紫若心中,并没有丝毫担忧。

原因有二,即是因为这飞刀,并不是射向自己的,更是因为身旁,站着一个会守护自己的男人。

哗!

刹那间,宁若风,一身白袍似雪鼓动,是后发制人,瞬间右臂抬起,与地平行,五指成抓形,掌心,是一道紫霄真元呼啸而出。

“铮!”

顿时,那一柄本该例无虚发的飞刀,就像是突然遇到一面无敌的墙面挡在前头,不得寸进,虽然刀身是在不断的旋转,刀尖,却与紫霄真元形成的墙面于空中摩擦出阵阵的火光。

好深厚的功力。

宁若风,是有些惊于李坏这一刀的力量,但并没有恼怒对方的突然出手,因为这一柄飞刀,是很平静的,便道:“前辈的刀,并没有杀意,何不收回?”

话音刚落,飞刀,果然就是迅速隐入空中,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如此,这庭院中被迫停止的空气,才开始流动。

顿时,赵紫若,方觉得那悬挂在头顶的刺骨冷意消失,自身的呼吸,便不由自主的松懈下。

咚。

紧接着,前方,是一连串沉稳的脚步声响起,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个声音传出。

“你说小坏死了?”

这声音,是很沧桑而低沉的,走到面前的这人,一头花白的头发,一件灰色的袍子,正是李坏。

当年在潜龙会上,宁若风与李坏是曾有一面之缘的,记忆中,当日的李坏,是老而弥坚的。

但今日的李坏,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迟暮的老人,一个已经失去生存目的的老者。

“是。”

提及李小坏,宁若风,难免有些伤感的,当年在天魔宗的共同患难,是一份难忘的记忆,甚至自己曾一度提醒李小坏防备花袭人。

只是结果,依旧是与前世相同。

李小坏,死了。

“你看出老夫的飞刀没有杀意,又能以肉掌接下老夫这一刀,那你的实力,应该是比老夫大致强出一线。”

“但老夫,仍旧是要问你,小坏的死,与你有无关系?”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李坏,那迟暮的身躯,是在一瞬间爆发出让人震惊的力量。

轰!

刹那间,李坏,一身灰袍猎猎作响,引动周遭的气流剧烈的变化,庭院中,生死盎然的花花草草,尽皆是被吹的东倒西歪。

“先天宗师!”

而这一瞬间,真正的感受到李坏爆发出的与自己极其相似的气势,宁若风,是当真发自内心的震惊!

旋即,一旁的赵紫若,却是心有疑惑:李坏前辈两年前是半步先天,两年后,虽然跨入先天之境,但如何能让若风震惊?

赵紫若所不知晓的,宁若风口中的先天宗师,是奇迹年代,真正的先天宗师,而不是诸如当世的绝大部分,只有真气,没有真元的,“残缺”的先天宗师。

李坏,这位老者,赫然是与宁若风相同,在奇迹年代降临后方才踏入先天之境,这般,是自身的运气,还是李坏早就知晓?

宁若风有这个疑问,但潜意识里,还是偏向前者的。

而这时候,李坏,紧盯着宁若风,一身气势逐渐恐怖,口中,是在接连发问。

“有人最后见到小坏,言是与你在一块。”

“你失踪两年,小坏,也失踪了两年。”

“两年后,你回来了,甚至一身功力,登峰造极,若是老夫没有看错,你的战力,与老夫大致相同,都有先天阳境的实力。”

“可你回来了,小坏,却没有回来。”

“现在你登门,告诉老夫,小坏死了,你说老夫,该不该怀疑你?”李坏,那一双眸子,骤然暴射出骇人的眸光,大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之势。

“应该。”

宁若风,是面无表情的点头。

顿时,赵紫若,心中就有些凝重,一双凤眸,是注视着李坏,以防他突然出手,虽然说以赵紫若武功,只是做无用功。

“没事。”

此刻,感受到赵紫若的担忧,宁若风,是侧首,阳刚的面庞露出让伊人放心的笑容,接着从腰间取出一物,道:“李兄与我生死相交。”

“杀他的,是南国花袭人。”

嗖。

刹那间,宁若风面前,就是一只老迈的手掌骤然伸来,将自己手中之物夺取。

宁若风,是没有抵抗的。

这般,赵紫若,才真正看清这从宁若风的手中,到李坏手中的事物,到底是什么。

那是一柄小刀。

用上好的黄杨木雕刻成的木刀。

李坏,就是用两根手中握着这柄木刀,顿时,那眼眸中,隐约有泪光在闪动。

这木刀,是李坏传给李小坏的信物。

李小坏,只会交给可以信赖之人。

但单凭这一柄木刀,说服力还不够,因为木刀,可以被强,下一个瞬间,李坏,就是询问的眸光看向宁若风,静候下文。

“飞刀有情。”

宁若风,是道出这么一句话。

这一柄木刀,加上飞刀有情四个字,是当年李小坏最后的话语。如此一来,便能说明,宁若风,是李小坏真正信任的人。

“果真如此。”

直到此刻,李坏,才真正确定自己的好徒儿,即是徒,又是子的李小坏,真的死了。

对于手持木刀,又直到飞刀有情这四字的人,李坏,是不会去怀疑对方所言的,这会,握着木刀,那苍老的容颜,是浮现狰狞的杀意。

“花袭人。”

“老夫,必杀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火影之星语传说 众神瞩目 我有一个无限杀戮界面 我!执掌青丘阁,开局嬴政当徒弟 我,软饭硬吃 鄙人独善作死秦宇 贬为杂役弟子后的我,只想躺平 我每样都会一点点 午夜幽幽诡谈 斗罗:从挽救江楠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