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冷少的七日恋人 > 吻你,到天长地久 结局

吻你,到天长地久 结局(1 / 0)

如黑翼所说,冷澈息的烧伤很快就痊愈了。他和冷御真的感情,也因此日渐加深。

黑翼和花若薰的感情也越来越好,有时候冷御真甚至有些吃醋,这兄妹两的亲密度比他和她的还要好,这怎么可以呢?他不准!

可是对此,黑翼很欠扁地甩了一句:“我喜欢的不是她这类型,放心好了。”

冷御真听完,真的有种掀桌的冲动。

夜空中,闪烁着繁星,华美的月光洒落在这座繁华的城市。

冷氏别墅内。

花若薰正躺在大床上看到电视,只见刚洗完澡的冷御真走出来。他穿着宽松的浴衣,露出精壮的胸膛,凌乱乌黑的短发上沾着水珠,柔顺地贴在他刀削般的面庞上。

她看着他,一时间呆住了。

“怎么?觉得我太帅了?”邪肆的声音似笑非笑地响起。

她这才回过神,不好意思地别过了头,狡辩道:“才,才没呢!”

他霸道而强势地凑近她,无数强烈的男性气息洒在她的脸上。

她竟有点紧张,咽了咽口水:“你想怎么样?”

灯光照在她精美乖巧的小脸上,那双水汪汪的眸子透着清纯和不安,可爱极了,他真想一口把她吃抹干净!

“别总,总看我……”完了,她都紧张得连说话都有些结巴。

“老公看自己的老婆,还是犯法的?”他一把搂过她,像是在宣布自己的所有权,“我的女人,我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她依偎在他火热的胸膛,听到他胸口砰砰的心跳声。

她突然很喜欢这种声音,刚想说些什么,他的吻突如其来地落在她的樱唇上,吻得霸道邪肆,撬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辗转缠绵。

她轻声发出嘤咛,却令他更加肆无忌惮。

“白痴若薰,你说,我们是不是该有个孩子?”

随着这一句话的落下,他压在她身上,以强有力的姿态贯穿了她的身体。

是夜,温柔缠绵,甜蜜难言。

第二天。

柔和的第一缕夏日晨光落在整个奢华典雅的卧室内。

窗帘微微被卷起,有股夏风的味道。

花若薰醒来,懂了动身,却发现身侧的冷御真紧紧拥着她,但看得出来,他睡得很熟,她不想吵醒他,便不再动。

她唇角荡漾起一个漂亮的微笑,她依稀记得,第一次在这个别墅里,她遇到了他,然后有了那么多不平凡的事情,知道了那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受伤,痛苦,背叛,抉择,欺辱,离别,这些磨难她都经历了,也用了爱情,亲情以及友情。

这是不是老天看她太苦,所以给了她现在的一切?

她觉得现在拥有的这些,已经足够了。

她不是公主,但她也可以拥有幸福,也可以拥有那个属于自己的另一半,比糖还要甜蜜的爱。

“醒了?”优雅而磁性的男声响起。

她侧眸,看到冷御真也醒了。

“恩。”她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却看到他笑得意味深长。

“据说早上体力会比较好……”他突然一个侧身,把她紧紧压在身下。

她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密密麻麻的吻就已经落下。

冷御真,你个欲求不满的色狼……

她心里这么想着,但一种很难形容的甜味却溢满了心头。

过了一会。

他突然停止了动作,深深地望着她,接着把头埋进了她的发丝中。

“好想就这么,吻你,到天长地久。”

她的心,就在那一刻,慢了一拍。

冷御真是个不会说好听的话的人,更别说情话了,让他告白已经是难上加难,现在说这么动听的情话,她真的被震撼了。

她的感动,难以言喻,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他,含泪微笑。

“下个月,办婚礼吧。”他再次开口,“上一次没有办好,这次重新补办。”

“不用了……”她想拒绝,他很忙,她不想让他太累。

“不行。”他的口吻带着毋庸置疑的强势,“你必须听我的,这场婚礼,会是世界上最浪漫的婚礼。”

她乌黑纯净的眸子里,带着感动和欣喜,偷偷地亲了他一下,很轻轻柔。

“算是奖励你的!”她说完,微笑着穿好了自己的衣服,走出了房间。

他久久沉浸在那个蜻蜓点水般的吻上,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这个白痴,真是越来越嚣张了!”

语气里,却带着从未有过的温和。

一个月后,在浪漫温馨的爱琴海边,花若薰和冷御真的婚礼拉开帷幕!

邀请了世界上的名流人士,无论是混过黑道的,还是企业老总,纷纷都请到场了!连韩墨龙,尹天逸都来了!

这一场婚礼被称为“童话婚礼”,盛大而华丽!

用色彩鲜艳的气球制作成的巨型拱门竖立着,旁边站立着打扮漂亮的迎接小姐,礼貌地鞠躬。

走进拱门,便能看到,在爱琴海边,由上千朵玫瑰花堆积成的花海上,摆放着一个做工精美,花样层层叠出的十层蛋糕!

花海的两边摆放着的自助餐桌有十米之长,上面的美味菜肴从欧式到日式,各式各样。

现场还聘请了许多一流的保安和服务员,男服务员身穿着绅士服装,女服务员则身穿着英伦式典雅女装,看起来都是精心设计过的。

保安的训练素质极佳,站在旁边,丝毫不动,尽显威严。

此刻,动听的歌曲响起。

而在花海中央,缓缓升起一个平台,上面站着的正是耀眼璀璨的花若薰和冷御真!

花若薰身穿着如公主裙般的雪纺婚纱,充满着童话中的梦幻气息,头顶戴着的水晶皇冠是著名设计师设计的,而她手上的那颗五克拉天然钻戒更是世上独有,全手工的制作,价值不能以钱来衡量了。

在她旁边的冷御真,同样俊美无匹,刀削般的脸庞透着王者般的冷傲,深邃的黑眸溢出光彩,性感好看的薄唇微微上扬,他握紧花若薰的手,像是在告诉大家他们的不离不弃。

这是一场令人羡慕无比的婚礼!

这是每个女人都想拥有的婚礼!

接下来便是交换钻戒的过程。

婚礼的主持人是位很著名的艺人,显然是见惯了大场合的人,说出话来得心应手。

“冷御真先生,你愿意与花若薰小姐不离不弃,生死相依么?”

“嗯。”

惜字如金的回答,却字字坚定。

“花若薰小姐,你愿意与冷御真先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么?”

“我愿意!”

花若薰说这话的同时,嘴角一直带着浅浅的微笑,美得醉生梦死。

他们彼此,握紧了对方的手。

接下来,花若薰和冷御真一同把香槟倒入了高脚酒杯之中,然后喝了交杯酒。

喝完酒,他的手臂却拴住了她的手臂。

她微微疑惑,他却突然俯身深情地吻了她。

全场,震惊!

之后便是掌声雷动!

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起来。

“拥抱,拥抱,拥抱!”

一时间,气氛沸腾!

冷御真横抱起了花若薰,对她笑道:“白痴若薰,是不是觉得很幸福?”

她拼命点头!

但在这两个人幸福的同时,有些人,也情不自禁地黯然伤神……

坐在嘉宾席上的冷澈息垂眸,苦涩地笑着。但他明白,他不过是花若薰的朋友,至于是否忘掉花若薰,割舍掉对她的感情,恐怕要很久以后了……

同样坐在亲友席上的云丹然,也低下了头,故作淡然地摆弄着手机。

作为最爱花若薰的尹千洛,他并没来这次婚礼,他怕自己会伤心,会痛苦,正好由于德莱斯企业的一些商业,他再次出国。

或许,再也不会回来。

但他明白,不见她,便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见或不见,他对她的爱,都在那里。他无法忘掉她,只能等待时间去冲淡这份感情了。

接下来新娘新郎的结婚仪式差不多结束了,宾客们都各自聊各自的。

花若薰和冷御真则拿着酒杯,迎接着来祝福他们的宾客们。

蓝泽风一身黑色装扮,玩世不恭地走过来,微微挑眉:“恭喜你们再次结婚。”

说完,他朝着冷御真敬酒,然后一口气喝下。

冷御真也当仁不让地一口喝完。

花若薰望着蓝泽风,欲言又止,最后看了看冷御真,千言万语化为了沉默。

蓝泽风看穿了她的意图,笑了笑:“是想问千洛的下落吧?他出国了,正好有几笔交易,至于回不回来,就很难说了。我今天就是来替他来,祝你们幸福的。”

最后那句话,说得有些伤人。

毕竟冷御真不会信,尹千洛那样的人会和自己的情敌说“祝你们幸福”这种话,花若薰也不信,因为这种话,就算换到自己身上,恐怕也说不出来。

所以,蓝泽风代替他来,真的是个不错的主意。

“好了,我那边还有熟人。祝你们新婚快乐。”蓝泽风玩味地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去。

接下来,韩墨龙的来到更是令冷御真大吃一惊。

“是我邀请他的。”花若薰拉了拉冷御真的衣角,轻声低语。

毕竟韩墨龙的恩怨,已经过去了,她该感谢他告诉了她的一切,以他的身份,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她,可他没有。

冷御真撇嘴,看起来有些不满意,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朝着韩墨龙形面无表情地敬酒。他实在没办法对这个十恶不赦的罪人有好感。

韩墨龙拿着酒杯,叹息一声:“还是没办法原谅我吗?”

冷御真握紧酒杯,脸上有了冷意。

花若薰见这尴尬的场景,连忙拿过冷御真的酒杯,朝韩墨龙敬了敬,喝了一小口,当作诚意,“谢谢您能来。”

韩墨龙摆摆手,示意没什么,身边的韩依依倒是凑上前来,笑嘻嘻地说:“祝你们新婚快乐,你有了冷御真,就不用和我抢千洛哥哥了,哈哈哈……”

这……

花若薰心里微痛,接着便是冷汗直流,哪壶不开提哪壶,韩依依真是……

她赶忙转头看向冷御真,只见他满脸黑线,一个韩墨龙够他气得了,现在再来个不知轻重的韩依依。

“住嘴!”韩墨龙威严地责骂道。

韩依依只好善罢甘休,不服气地跺了跺脚。

韩墨龙看着自己的女儿,摇了摇头,随即对冷御真说道:“过去的事情,万分抱歉,只要你以后有事相求,我必帮忙。”

冷御真沉默了一会,说了一句:“谢谢。”

韩墨龙有些受宠若惊,但不再多说,冷御真能退让到这一步,他已经很欣慰了,之后他只是冲花若薰点了点头,便和韩依依走开了。

接着,尹天逸和蓝翎走了过来。

花若薰看到他们过来,有些不知所措地愣住了,可以说尹天逸和蓝翎之前应该是很讨厌她的,没想到他们会来参加婚礼,而且还前来祝福?

难道是庆幸他们的儿子总算摆脱了她?

……好吧,她冷幽默了一下。

“尹先生,尹夫人,你们好。”花若薰礼貌地点头,微笑。

“不用那么见外,叫伯父伯母就好。”尹天逸稳稳开口,那股威严的姿态不曾改变。

“好。”

“我们此次来,先是祝福你们新婚快乐。”蓝翎接过话题,她好像比之前老了一些,不过更加有成熟的韵味了。

“其次,这是千洛留给你的东西,他说,只有你一个人可以打开。”蓝翎拿出一代用马夹袋包好的东西,然后递给了花若薰。

冷御真在旁边看得很不爽,都结婚了,怎么尹千洛那家伙还给花若薰含情脉脉地送东西?难道又是那种情书?

花若薰点了点头,微笑道:“我知道了。”

等到尹天逸和蓝翎走远后,冷御真有些别扭地低声道:“喂,什么东西?把东西给我看看。”

“不行,人家都说了只给我的。”花若薰扬起唇角,甜美的笑容带着几分得意,“你吃醋了?”

“没有,我只是怕你又被尹千洛那家伙的花言巧语骗了。”

“骗了就骗了,我也不亏。”她愈发得意地笑道,“总之不给哦。”

冷御真果然是行动派的,二话不说,伸手想要抢走那袋马夹袋。

花若薰料到他会这样,连忙把马夹袋放到身后,冲他笑道:“我先去上个厕所。”

他望着她的背影,无奈道:“真是越来越嚣张了……”

厕所,也是相当的豪华。

只不过花若薰没有空去好好欣赏一番,她的所有心思都在这个马甲袋里。

她打开了马夹袋,里面装的是一封信。

不会被冷御真说对了,真的是情书吧?

呃,仔细想想不太可能,因为尹千洛好像不是个文艺的人……

打开那封信,里面竟然是一叠照片。

她乌黑漂亮的瞳孔敛小,惊讶地拿出来。

那些照片,是她和他上次去北海道拍的。但她压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拍过她,而且那些角度看起来都非常独特,看起来像是精心对焦过的。

有拍她在薰衣草花海里的照片,有她在吃日本小吃的照片……

许许多多的,都是她笑颜如花的照片。

里面,全部都是她的照片!

她捂住嘴,除了惊讶,还有感动!

滚烫的泪水涌出了眼眶,她一张张翻开,心里就越是觉得愧疚……

千洛,对不起,对不起……

她在心里一遍遍地念着,泪如雨下,娇小的身子贴在冰冷的洗手池边。

握着照片的手轻轻在抖,肩膀忍不住地轻颤。

她泪水模糊地看到了,在最后一张照片的背面,写着一行很小的字,字迹潦草却漂亮。

——若薰,祝你幸福。

那瞬间,她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瞬间瓦解……

她所有的坚强都在此刻失去了意义……

尹千洛对她的好,她或许这辈子也还不清!

她拼命地捂着嘴,不想让自己哭出来,手指微冷,眼眸里不断溢出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怎么也停不住。

“白痴若薰,上个厕所需要这么久么?”略带不耐烦的男声在厕所外响起。

她屏住了呼吸,不想让他知道她哭了。

“我知道你在里面,出来!”语气带了命令的成分。

她没有回答,默默地把照片收好,不知道冷御真看了会不会误解。

“我进来了。”还没说完,门便被推开。

他看到花若薰眼圈红肿地站在洗手池边。

“你怎么哭了?”他走上前,停顿了两秒,道,“尹千洛给了你什么?”

她咬唇,不知道该不该说。

“算了,你……”他第一次做了退让,而她却先一步地把马夹袋给了冷御真,“你要看就看吧,我对你,没有任何秘密要隐藏。”

冷御真深深看了她一眼,接过马夹袋,看到里面的照片,不由得皱眉。

“这是,我和千洛去日本的时候,但我不知道他拍了这些照片……”花若薰淡淡解释道,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不过你看了也没关系,因为我知道,千洛他不会再回来了。”

冷御真抿唇,没有说话,伸出手臂,紧紧地抱住了花若薰。

“白痴……你欠他的,都还给我吧,用你的幸福去报答他。”他摸着她的长发,语气出现了有史以来从没有的柔和。

“恩……”她哽咽着回答。

他耐心地擦掉她的泪水,道:“哭了真难看,以后不许哭。”

“恩……”她把小脸埋进他的臂弯中,他的怀抱其实很温暖,很结实。

夜晚,宾客差不多都散了,沉寂浪漫的爱琴海边。

在迷离的夜色中,那蔚蓝色的爱琴海流动着,拍打在细软的沙滩上。

花若薰和冷御真坐在沙滩上,望着海边,暖风吹过来,舒服惬意。

她躺在沙滩上,仰望着星空,很美呢。

躺在她旁边的冷御真突然一个翻身,看向她:“你记不记得,之前海边的野战?”

她立马红了脸,娇嗔:“什么和什么,这么浪漫的场合……”

“我的意思是,再来一次?”冷御真顺势压在她的身上,双手撑在她身侧的两旁,暧昧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子上,感觉痒痒的。

她的眼珠一转,喊道:“那边有流星!”

冷御真本能地起身,转过头,她趁机逃脱,光着脚丫,跑到浅浅的海水边,冲着冷御真大喊:“有种来追我啊,追到再说……”

“白痴若薰,要是我抓到你,你死定了。”他微怒,但嘴角的笑容却逐渐加深。

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整个海边。

直到两个人都跑累了,才停下来。

花若薰的脸上泛着晕红,看起来可爱诱人。

她和冷御真面对面坐着,她喘着气,累得不想说话,加上冷御真原本就不爱说话,气氛一时间沉默了。

突然,冷御真开口。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呃?”花若薰几乎觉得自己幻听了,他说什么?

“我说,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他挑眉,邪肆地笑道。

“很久,很久之前了吧……自从你喊妈妈的那次。”

“喊……妈妈?”这次换冷御真幻听,生性高傲,很少显露情感的他,有喊过妈妈?

“就是你做恶梦的那次……不过你也不知道啦。”她打算敷衍过去,她究竟什么时候爱上他的,这个问题她还真没想过,爱就爱了,也没有为什么。

“是么?”冷御真喃喃着,他还在想,自己堂堂一个大总裁,什么时候这么丢脸过?在女人面前喊妈妈?

这丫头,不会再骗他吧?

他微眯起眼,刚想开口,她却先一步问道:“那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呢,冷大总裁?”

她的语调听起来酥软无比,明显就是在捉弄他。

既然她耍他,那他就没有必要认真去回答。

他故作认真地想了想,道:“有待考虑。”

她气得鼓起了小脸,“喂,哪有这种回答?我都认真的告诉你了,你别扭什么……”

“你那叫认真?你见过哪个女人因为男人喊妈妈而爱上他的?”冷御真好气又好笑地半眯起黑眸,看着她。

“不不不,我的意思就是你当时很需要人照顾……”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贬低我么?”他挑眉问道。

好吧,她的表达能力一向不佳,她认栽。

她沉默片刻,轻启樱唇:“那你会爱我多久?我是认真的。”

良久。

他迟迟没有开口。

她有些急了,期盼地看着他。

难道,他不想给她承诺么?还是承诺太过虚假,所以他不屑?

心这么想着,有些凉了。

突然,他暗哑而优雅的男声飘散在风中——

“我会爱你,直到你不爱我的那一秒。”

*

撒花,总算结局了,谢谢亲们一路来的陪伴,群么一个。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十里芳菲 逆袭风云录 权力巅峰:从城建办主任开始 闪婚秦爷后,我在豪门当团宠 首辅家的小娇妻 宝莲灯之风流猎艳 少妇和邻村帅哥二三事 长嫂为妻 影帝老公他喜当爹 带崽种田:嫁给病娇王爷后我多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