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楚汉争鼎 > 第15章 兵家尉缭

第15章 兵家尉缭(1 / 0)

,最快更新楚汉争鼎最新章节!

寿春城北有一山谷,名叫百丈幽谷,谷中翠竹葱葱,中间掩映着十几栋茅屋竹舍,颇有番世外桃源的气象,武涉指引着马车来到了一条小溪边,然后指着溪对岸的一栋竹舍对项庄说道:“上将军,那就是隐士所居的竹舍了。”

项庄当即翻身下马,穿过溪上木桥来到了竹舍前。

院里有两只老母鸡正在啄食,还有一条黄狗正隔着篱笆冲项庄等人狂吠,很快,便有一中年男子从堂屋里走了出来,男子身着窄袖直裾深衣,仪表堂堂,看不出年龄,也许五十来岁,也许六七十岁,至少从外表上判断不出来。

看到项庄一行不速之客,甚至还有披甲执剑的荆迁、高初等甲士,男子并没有流露出太大的惊讶之色,更没有一丝的惊慌,只是隔着篱笆淡淡作揖道:“不知有贵客远来,老朽未曾远迎,失礼,失礼了,呵呵……”

项庄深深一揖,说道:“尉缭先生,久仰!”

“将军怕是认错人了。”男子摆了摆手,神情自然地道,“老朽并非尉缭。”

说罢,男子已经打开了柴门,项庄大步而入,又道:“如此,敢问先生高姓大名?”

男子微微一笑,云淡风轻地道:“老朽不过就是一介山野村夫,姓氏名讳不提也罢,将军若是客气就叫一声先生,若不客气,随便叫什么都行。”

项庄闻言不禁暗喜,只是这番不亢不卑、云淡风轻的谈吐,就足以看出这男子不是个等闲人物,他若真是个山野村夫,刚才看到荆迁、高初以及随行的数十甲士时,早就惊得面无人色了,又岂能像现在这般侃侃而谈?

当下男子将项庄、武涉以及荆迁、高初让进了竹舍堂屋,至于随行的数十名甲士,自然都留在了外面。

分宾主落座,项庄直截了当地道:“先生,实不相瞒,在下便是西楚国上将军项庄,数日之前,我数十万楚军于垓下一战而溃,我家大王也是生死未卜,楚国已经是大难临头,在下此来,就是向先生求取救楚之策的。”

“将军言重了。”男子却是摇了摇头,淡然道,“老朽就是一山野村夫,又岂能知晓军国大事?将军若不想贻误救楚大业,还是早早离开,另寻良才为上。”说此一顿,男子又道,“不过,老朽这里倒是有成书不久的《尉缭子》32篇,将军想要拿去便是。”

说罢,男子轻轻击掌,早有两童子抬着一箩筐竹简进了堂屋,项庄顺手捡起一卷展开,赫然就是《尉缭子》兵形势第32篇!当下项庄掩卷说道:“先生还说自己不是尉缭,需知这《尉缭子》传世的也就31篇,而先生这里却有32篇,这又做何解释?”

男子抚须笑道:“老朽的确不是尉缭,却与尉缭有旧,这《尉缭子》32篇便是尉缭于数年前赠送给老朽的,尤其是最后这第32篇,的确未曾传世,今日老朽便慷他人慨一回,送与将军了。”

项庄的眉头顿时便蹙紧了,他敢肯定,这老家伙就是尉缭,奈何人家不承认啊。

老话说的好,书生不出门,能知天下事,这老家伙虽然隐居僻壤,可对天下大势肯定也是多有关注,对楚国所面临的困境多半也是知道的,这会死活不承认自己是尉缭,恐怕是觉得楚国已经没有复兴的希望了吧?

沉默了片刻,项庄又道:“先生是不是觉得楚国已经没有希望了?”

男子淡淡地道:“将军言重了,老朽就是一山野村夫,又岂敢妄言军国大事?”

坐在下首的武涉忍无可忍,忍不住反驳道:“年前在下曾数次与先生谈论兵法战略,先生的许多见解都颇有独到之处,在下也极为佩服,为什么今日上将军专程登门前来求贤,先生却非要托辞推诿呢,这又是为什么呢?”

男子淡淡地道:“先生有所不知,那些兵法战略都是老朽从老友著作里看来的,并非老朽自己的见解,先生若真觉得那些见解有独到之处,则不妨学学这《尉缭子》32篇,想必也能有所收获。”

项庄心头微怒,正欲发作时,一名亲兵忽然神情沉重地走了进来,对着高初低声耳语了几句,高初顿时脸色大变,旋即上前凑到项庄耳边低语道:“上将军,斥候回报,汉将樊哙已经率领大军过了曲阳县,离寿春已经不到五十里了!”

“樊哙!?”项庄顿时心头一凛,又道,“有多少军队?”

“至少三千,也许更多!”高初沉声道,“而且,全是披甲执锐的精兵!”

项庄点点头,又缓缓回头盯着那男子,冷森森地说道:“先生,你是不是已经打定主意不承认自己是尉缭了?”

男子苦笑道:“老朽原本就不是尉缭,怎么承认?”

“哼,那就别怪本将军对你不客气了!”项庄闷哼一声,回顾荆迁道,“荆迁,把这老家伙绑了,带走!”

“啊?”武涉急阻止道,“上将军,不能这样!”

项庄却根本不为所动,荆迁更是点了两个亲兵虎狼般扑上前来,两下就把那男子摁倒在地,又捆了个严实,那男子对此显然也极感意外,一边使劲挣扎,一边抗声高喊道:“有辱斯文,简直有辱斯文……”

“斯文?老子本来就不是读书人!带走!”

说罢,项庄转身就走,尉缭这老家伙死不承认,只能强行绑人了。

虽说这么做有失礼数,可是汉军已经大兵压境,项庄根本就没时间学刘备三顾茅庐了,机会就这一次,错过了可就错过了,对于尉缭这样的大兵家,项庄是绝对不愿失之交臂的,至于尉缭是否愿意替自己出谋划策,这事以后再说。

反正,既便尉缭不肯替自己效力,也绝对不能让他为刘邦所用,刘邦已经有张良和陈平辅佐了,再加上个尉缭,还让不让人活了?

##########

项庄返回寿春时,桓楚、季布等人已经急得不行了,汉军大兵压境,上将军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叫什么事?

见到项庄,桓楚才长舒了口气,说道:“上将军,你可算回来了,刚刚斥候回报,刘邦麾下头号猛将樊哙,已经率领数千铁甲杀奔寿春来了!樊哙大军肯定是冲着咱们来的,上将军你说吧,这仗怎么打?是守城,还是出城跟汉军野战?”

“守城?野战?”项庄摆了摆手,说道,“不,我们弃城!”

“啊?”

“弃城?”

“不是吧,好不容易才拿下寿春,怎么说弃守就弃守呀?”

“就是,寿春城高沟深,樊哙大军也不过三五千铁甲兵,未必就能打进城来!”

桓楚、季布、萧公角等大将顿时便炸了窝,钟离昧虽然没说什么,可他对项庄的决定同样不以为然,寿春这么一座坚城,不战便要弃守,实在是太可惜了。

“传令,全军撤离寿春,往西北山区转进!”项庄却根本不为所动。

与樊哙大军野战?那是找死!别说樊哙所率数千大军全都是披甲执锐的精兵,既便只是轻兵或者杂兵,楚军也是毫无胜算,楚军残部根本还没有从垓下之战的惨败中恢复过来,军心涣散,斗志全无,拿什么跟人家打?

更可怕的是,万一两军对阵时,汉军阵中突然挑起一颗人头,而且是项羽的人头,那时会是怎样的局面?只怕三千多楚军残部顷刻间就会炸营!到时候,根本用不着汉军打,楚军残部自己就瓦解了。

死守寿春?那叫坐以待毙!

寿春城虽然是城高沟深,樊哙大军急切间要想攻下不太容易,可同样的,楚军残部再想从寿春突围也就难了,到时候,樊哙大军只需要把四座城门一堵,三千多楚军残部可就真的成了笼中之鸟、瓮中之鳖了!

那时候,既便樊哙大军打不下寿春,不还有周殷的五万叛军么?

既便周殷五万叛军同样打不进寿春,不是还有刘邦的二十万大军么?难不成三千楚军残部还真能在寿春把刘邦的二十万大军给一锅煮了?

所以,与樊哙大军硬碰硬是绝对不行的,楚军唯一的机会就是智取!

樊哙虽然是刘邦麾下头号猛将,也是整个楚汉时期仅次于项羽的二号猛将,但他基本上就是个有勇无谋的匹夫,用计破他,应该不难。

桓楚、季布还想再劝,项庄却冷冷地道:“违令者……斩!”

桓楚、季布凛然噤声,旋即与钟离昧、萧公角同时作揖道:“诺!”

尽管桓楚等人心下还是不服,不过项庄的威信已经通过寿春之战初步建立起来了,再加上此前斩杀项伯时,项庄的心狠手辣令人印象深刻,所以,只要不是事关楚军生死存亡的大计,已经再没人敢挑战项庄的威信了。

命令既下,两千多楚军残部迅即撤出了寿春城,早在此前,虞子期就已经领着五百多残兵离开了寿春,在虞子期率部离开的同时,也将城中囤积的粮食偷偷运出了城,这会应该已经转运进西北方向的深山老林中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这群玩家比诡更诡 一人之下:让你炼气,你成仙了? 斗罗:心声暴露后,我卷疯千仞雪 网游:枪械师,开局无限子弹 理综挂科后我被迫屠龙了 开局强化癌细胞,我独获登神序列 王者:你什么冠军?我抽卡冠军 探墓丽人之青铜铠甲 末世抽牌系统 吃我一发追命箭[剑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