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动星河 > 章十三 念法渡厄 九阴炼神(下)

章十三 念法渡厄 九阴炼神(下)(1 / 0)

,最快更新剑动星河最新章节!

今天的更新来得格外晚,实在是抱歉哦。不过新的一周更新量会有提升,就当是对大家苦心等待的弥补。另外,各位用浏览器收藏夹存储链接的读者,可以登录一下纵横中文,用账号收藏一下本书么?也好让我心里有个数,知晓有多少人在追读。如这举手之劳也不愿做的话,我真无话可说了。

……………………………………………………

仅以修为而论,九阴白骨锤中的几个阴魂道兵实也不逊于阴阳道所豢养的血冢魔神。可他们早将自身与九阴白骨锤中的符纹法阵勾连在了一起,因而成为器灵,以法器为鼎炉汲取天地元气滋补神魂,虽得了悠长寿元,从前的神通手段却再难使出。

当初在冥河之中,道兵阴九也是倚靠曲真人的法力加持,才能从法器中脱身显圣。

聂冲自没有曲真人的本事,但此番以神魂主念出窍,倾注全部法力灌入九阴白骨锤中,却也令器灵得了一次大补,堪堪催动了“九阴屠神阵”。

此阵一经运转,九阴白骨锤中的九个器便扭转形体化为了绳索。饶是那血冢魔神一身香火法力足够深厚,遭得绳索捆|缚却也难立刻挣脱,只稍作挣扎,就被吸入了法器前端的骷髅之中。

“成了!”

聂冲神魂显形,手中托着一颗浑圆多刺的老树种子,此刻正悬于九阴白骨锤中的符纹阵法之上。见得血冢魔神被九道绳索拘拿进阵,他暗自松了口气,以心念沟通器灵发号施令:“阵起!”

器灵们得了主上吩咐,俱都发出桀桀怪笑,各自依附一枚道韵符纹,陡然化成九座青色磨盘,一座叠着一座,将捉来的魔神死死压了住。

下一刻,磨盘转动了起来,孔隙中不住地有黑烟与火星喷出。

这烟与火两样事物,实则就是血冢魔神两百余年来借助香火供奉所积累的法力,早与他神魂本质、真灵记忆相融,可谓是神通显圣、续命存世的根本依仗。

此刻法力一遭碾碎剥离,血冢魔神顿觉有剥皮剔肉几一般的痛楚加身,忍不住惊惶唳叫,一边死命挣扎,欲图崩碎加于魂体之上的磨盘。

只是单以本质而言,九个道兵转变来的器灵,任意一个都不会差他太多,联手结成的更是专克鬼类、神魂的神妙阵法,如何是他一人能敌?

说来也怪这血冢魔神见识太浅,久被东瀛阴阳道供奉于宗门之内,不知仙门正宗的厉害。若他再谨慎些,甫遭锁链加身之际便使出断尾逃生的手段,当不会落入眼下这等绝境。

聂冲瞧着这尊鬼神的惨状,心中亦做唏嘘:“强如这东瀛鬼仙,一遭暗算,也只是有死无生的下场。我修为比他低了不止一筹,虽习得上乘道法在身,却也远不足横行世间;唯持‘谨慎’二字,才不会屈死行道途中。”

许是感应到了聂冲目光中的一丝怜悯意味,那魔神猛地自磨盘上方的孔眼处探出头来,阴邪的双目之中满是怨毒神色,奋起余力喷出一团黑烟。

聂冲此刻只剩涓滴法力维持神魂不散,一时无力躲避,竟被那黑烟打了个正着,神智因而一昏。等到重又清醒,他就见天地一片血色。

“此是迷魂之术?先还说要谨慎,转眼就已中招,若被外人知晓,不知会怎么笑我……”

聂冲惊而不慌,先自观照周遭,就见一群非僧非道之人带着百姓跪坐在地,正以东瀛话念诵着经文。

他虽不明东瀛语意,却能通过诵经声的变化,体悟到一种邪异的道韵。过得一忽片刻,神魂渐发沉重,却是心中有伤感、孤独、绝望、疲惫种种记忆浮现。便在这时却,他感应到了一个崇高、伟岸、超脱世间一切束缚的存在,正于天外发出呼唤着,指引他虔心膜拜以获解脱。

这感应一生,却激发了聂冲心窍中一股傲气,当即使他发恨骂道:“聂家爷爷上拜生身父母,下拜授业恩师;只凭你个食香野鬼、待宰鱼虾,也敢以这鬼魅手段诱我膜拜?可配么!”化入自性中的老树道韵立时发作,纯粹至极的凶恶贪婪之念涌出,转瞬结成一颗神光四射的老树种子,被他伸手一捏,芒刺飞射而出,转瞬将身前众人颅脑射穿,诵经顿不能存。

然而这些人死后,身躯却化血水汇到了一个池中。俄而涟漪泛生,中心伸出一只光滑精致的柔胰,拇指食指搭在一起轻轻搓动两个来回,天地间不知何来琴曲,演作靡靡之音。随即手腕上走,又添一截白皙藕臂,伴着乐曲轻摇几下,引出一具肥瘦合宜的曼妙胴体来。

便在她显身的刹那,池中血化作一道轻薄纱裙附了上去,将最发人念想的几处要害遮盖了住。

原本聂冲冷冷看着,只待她卖弄完后便使手段杀了。可他这时见到纱裙上身,不知为何就想起了被遮挡在下面的几点妙处,心中因而如有电走,神魂渐感酥麻,杀念为之动摇。

似是察觉了聂冲的心思变化,那女子含羞一笑,随后举臂抬足,作起了东瀛妙舞。

这舞姿的动作并不大,只是纱裙轻薄,一旦被荡起,总要缓上片刻才会落下。每到这时,聂冲的目光便会不由自主往那无遮处落去,心中欲|火渐发高涨,就连口中呼出的气息也滚烫了起来。

女子跳到一半,鼓起勇气拿眼波对视,却因敌不过聂冲灼热的目光,羞红双颊垂下了头去。至此舞步已乱,她贝齿微启,咬住一点下唇,做出决断停了动作,垂头迈着碎步,行至聂冲身前。

只等靠得近了,女子企足倾身,螓首枕到聂冲的肩上,前身两点坚挺滚烫的事物也紧紧贴住他的胸口,随即“嘤咛”声音一声,整个人似要化入身前男子的躯体之中。

就在她要更进一步,将腿盘上聂冲腰间时,却听耳边传来一声慨叹:“好个色|欲|心火,诚是伤神的毒药,越是防备抵触,反而入彀越深。”

女子愕然抬头,就见方才已被欲|火迷住了神智的聂冲,如今正目露凶光倾身压来。

“啊!”短促娇呼着,她以双手去推对方的肩膀,似是不堪惊吓,想要脱身而去,情状委实惹人生怜。

然而先前并无动作的聂冲,这时却动手勒住了她的腰肢,口中说着:“若非我修习的是老树道法,自性之中融有冥河老树的道韵凶威,今番怕不就被你得逞了?”说着,自身化作碧油油的一团火焰,将这女子裹住烧成飞灰,旋即再聚身形,扬声道:“可惜你身遭’九阴屠神阵’镇压,单凭一团法力不足的分念,还动摇不得我的意志,奈何不得我的主念神魂。”

这话落罢,他前方便显化出了一张神情怨毒的面孔,正是血冢魔神的模样。只见这面孔张口以东瀛话咒骂了起来,天地之间顿有千万人声响应,终而结成一道“嗡嗡”呼啸的气浪洪流,直往聂冲身上撞去。

“咒我?”

体察到这洪流中所蕴含的恶毒道韵,聂冲心中一凛,张口道:“不陪你耍了。”

早在从欲|念中清醒过来的一刻,他便与九阴白骨锤的器灵再度有了感应,这时借着恶念引子观想出一条天龙挡住洪流,随即扬手自天外召来一座磨盘,顿将魔神分念所化的世界击碎,就此脱身而去。

重获自由之后,聂冲就不在法器之中多做耽搁,只循着鼎炉感应,归窍进了肉身之中。此时他已厌咒印、摄魂印、归藏印三门神通拟化的冥河漩涡幻境已将消散,自觉身上轻松了许多倭寇们正成群结队地跳海求生,就连受伤颇重的左七卫门也在心腹之人的搀扶下站到了船舷上。

聂冲固然想除尽这些祸害,却因法力耗尽之故一时有心无力,于是也不做声,只冷眼看着,一边伸手收回悬在头顶的九阴白骨锤,一边想道:“等将左七卫门所恃的魔神炼化,我当能收获不小的好处。只等修为大进,再去寻他送上一份‘厚礼’不迟。”i1387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修炼9999级了老祖才100级 猫真人 九先生 修仙:化身石像降妖除魔 综武,大宋皇子的我总想闯江湖 易阡陌鱼幼薇 穿成炮灰小师妹后我把满门揍哭了 桃花马上请长缨 万界争霸之人族崛起 轰定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