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动星河 > 章十九 屠神剑胆

章十九 屠神剑胆(1 / 0)

,最快更新剑动星河最新章节!

雷霆乃由阴阳交媾而来,会善恶于一体,融生杀于一道,其威至刚至大,修者喻之为天地枢机、荡垢鼓角。

壶中仙因已渡过一次雷劫,明觉雷霆奥妙,故能观想道韵真意,以法力施展雷术。

燕赤霞受他一击,皮肉伤势还在其次,神魂震荡也有得挽回,唯独化入自身的煞气遭雷霆天威摧散,以至法力逆转经脉崩断,这等重创已然动摇了道基。

聂冲找到燕赤霞的所在,就见这虬髯道士一边抽搐一边挣扎,面孔憋得发紫,神情极为痛苦。于是急忙上前,用木剑抵在腋下借力,托起他头颅,按住胸口顺了顺气,“燕兄,伤在何处?可还撑得住?”

燕赤霞咳出一口淤血,终于缓过起来,接连喘息几下,才艰难笑道:“亏是老弟来得及时,否则我怕要被憋死了。”言罢,沉心默查片刻,又道:“性命倒还无碍,只是经脉受创不轻,法力也被破了,还不知能不能重修回去。”

聂冲瞧他狼狈模样,心中泛生悲凉,“不久前你我还意气风发,不想出了酒楼就落得如此下场。若不是此前有些积累恰好在这一战用了上,咱俩就都应劫死在恶人手中了。”

燕赤霞闻听这话,才想起那位伤了自家的大敌,一时不敢置信地问道:“你……胜了那脱劫鬼仙?”

“燕兄不必惊奇,我也是依仗师门老祖所赐的护身法器才侥幸胜他一筹,首尾却还没清理干净。”此事说来繁琐,聂冲不愿多言,转又问道:“可有疗伤的丹药在?”

燕赤霞颤颤巍巍地抬手往怀里一抹,只掏到一把灰渣,当下不由气恼地骂道:“俺这回算是栽到姥姥家了……”

“哈……”聂冲轻笑一声,拍拍他肩膀说道:“既然一时无碍,燕兄便少待些工夫,我先去将那脱劫鬼仙处置了,咱才好觅地疗伤。”

“等等,”燕赤霞咬牙坐起,积蓄些气力之后,便又晃晃悠悠地站立起来,“我也同去瞧上一眼,看那老鬼是何下场。”

见他如此坚持,聂冲也不多劝,当下搭了一把手,缓步向外走去。

过不多久,二人绕过巨木遮挡,来到滩涂所在,燕赤霞就见半空中有剑气往来穿梭,将一只陶壶劈得左摇右晃火星四溅。

因是切身体会过脱劫鬼仙的厉害,他这时咂舌道:“冥河剑派不愧是仙流名门,一丸鬼神斩仙剑,还是外道法门炼成,就有如此威能。先前在酒家知情不深,只觉炼法独到;如今瞧见剑气挥洒,才知它神异到了何等地步,只遥望一眼,就觉杀意攻心,难怪连渡过一次雷劫的鬼仙都被打得藏头不出。”

“能制这壶中老鬼,可不仅是剑丸之功。”摇了摇头,聂冲盘坐下,放出一团心念周游方圆数里,卷回许多白骨碎片,“我出山时得祖师赐下一件法器,名为九阴白骨锤。此物是冥河中沉淀的白骨精华所炼,内中更有本门豢养的九个阴魂道兵,论修为皆于阴神相若。这回为了挡劫,九阴白骨锤也遭那壶中老鬼的雷术碎了去。呶,你看,只剩这些骨渣了。”

燕赤霞虽不知冥河白骨究竟是何样的事物,但想来应极为珍贵,更何况九位修为更胜自家的阴魂道兵也就此了账,心中顿觉愧疚,“却都怪我一个松懈让桃三娘那娼|妇走脱了掉,否则也不会有今番这场劫数。聂老弟,日后我若能将法力重练回来,定去找寻前辈仙府,翻一件好宝贝赔你。”

“燕兄说的什么话,”聂冲皱眉道,“除恶原是我辈当为,劫数亦是各自运势不济,今日过后,你我便是同生共死的交情,区区一件法器又值什么?说这话岂不令人心寒。”

燕赤霞尴尬一笑,下意识地挠了挠头,不料抓下一团焦发,扯得头皮生疼,咧嘴痛嘶一声,歉然道:“老弟宽怀大度,日后但有需要帮手的地方,只需传讯一声,哥哥顶着刀子也为你分担就是。”说道这里,有想起自家伤情,心中犯愁,“也不知道途还能否走得通……”

聂冲见他面有忧色,便岔开话头安慰道:“这次斗法虽是凶险至极,可论及损耗,却并不太多。九阴白骨锤破碎之际,我将内中道兵抢了出来,先已打入了鬼神斩仙剑丸之中,使之法力与剑丸中的香火愿力混作一团。眼下我要仿照本门法宝黄泉剑的炼法,将手中骨渣炼作一颗‘剑胆’,化入剑丸之中。若能一举功成,这剑丸便阴阳兼具、可虚可实,远比如今以虚御实使动剑气要厉害许多。燕兄,你便在一旁歇下,看我施为就是。”

燕赤霞自知连帮忙护法都做不到,也只好气闷地坐了下去,因而牵扯到伤势,也只握拳忍耐。

另一厢,聂冲不忙动作,先自己依着老树经的法门观想,心神遁入心景之中。霎时间,就有一道冥河入目,上方悬有一颗种子,撒落九条刺须进入水里,其中一条僵硬不动,另外八条却不住地扭曲颤动,似在汲取着养分。

“九阴白骨锤中的器灵因根基崩散,各自法力都已化入了鬼神先斩先剑丸之中,只余一点真灵尚存,能够主导剑气变化。这些法力被我汲取大半,不但伤势尽复,神魂修为也更进一步,水到渠成地分化出了九团心念。对应老树种子,便是九条根须;那僵硬不动的一条,想来是因我放出一团心念加持着剑丸威能……依着老树经入门篇的描述,我如今一念便有千斤之力,亦能否附体显圣。这确实因祸得福。”

旋又愁上心头,想道:“可祖师传法的心念已经被老树真种取食,没有那半部经书指点,我该如何将九团分念融入主念之中,成就内景外显的手段?”

苦思一阵,终是没有头绪,聂冲压下烦恼不理,睁眼放出一团心念,落入掌中碎骨。就见这来自冥河的骨材仿若受了风蚀,不论作何形状,皆都化作齑粉,终又虽他心意聚所成一枚骨丸。

燕赤霞有伤在身,心情难免急躁,眼见白骨变化,脱口问了一声:“成了?”

“还早,”聂冲摇了摇,“这才仅是塑形,另要观想符纹结阵,使之与鬼神斩仙剑丸道韵相合,如此想能虚实互补增益神剑威势。若是剑胆与剑丸彼此道韵向冲,这法器就算毁了。”

因是不识神部道法之妙,燕赤霞也就不再多言,定定地看他施为。

聂冲亦有些犹豫,心想:“依着黄泉童子所言,要等剑丸汇集百鬼,再调教他们熟悉阵法变化之道,最后才好炼入剑胆,使得百鬼合一,演化神圣。我这时就做,步骤会有偏差……可若不行此举的话,单以剑气相攻,实难斩破那老鬼的陶壶,拖得久了不知又出什么变化;毕竟脱劫鬼仙修为不凡,就算有伤重,也不会没有拼命手段……”

将那骨丸攥在手里揉搓了好一会,他定下神来,深吸口气,“罢了……想那阴九几个,原与九阴白骨锤相合,俱都熟悉九阴屠神阵的变化。这阵法擅能消磨神魂,说来是鬼神克星,与鬼神斩仙剑丸亦有着想通之处。我便将此阵铭于剑胆之中试上一试;若将神剑炼毁,今日放那脱劫鬼仙远遁就是。料他见识过我的拼命手段之后,不敢再带伤纠缠。”

如此想着,他接连放出几团心念,使其当空演化。

燕赤霞在旁观看,就见天地元遭到法力拘拿,由四面八法汇聚而来,缩结成一枚晶莹剔透符纹,围绕骨丸一圈圈旋转,情形甚是奇异。

第八枚符纹成就后,聂冲闭目养神,歇了足足两刻钟光景,终而再

第九枚符纹亦已成就,这时聂冲一声喝咤:“心火,炼!”一团心念顿时被他引燃,换来至大法力,催生出烛焰大小的一点火光的,虽只一闪即逝,却那些结作符纹的心念尽数点燃,“滋”的一声烙进了骨丸之中。

下一刻,白森森的骨丸便如活转了过来,一个涨缩便脱手而去,径自投往半空,与漫天剑气相合一处。

聂冲见状松了口气,心中庆幸:“剑胆能与剑丸相合,便没白费功夫。待看威能如何。”

以他的修为,一团心念勉强能够炼成两枚法阵符纹,最终将打入骨丸结成法阵,共计燃烧了六团分念,不但修为骤降半截,神魂亦受不小的损伤。可眼下他也顾不得行功修养,只将视线落在法器变化上。

当是有渊源在前的缘故,藉由真灵引导的剑气与烙印九阴屠神阵的骨丸极为相合,甫一交触便无间相容。片刻后,原本色作乌黑的九道剑气中化入了白森森的光华,当空一阵盘缩,竟又结成九方形如磨盘的剑轮,猛地将陶壶夹合当中,飞旋打磨了起来。

聂冲亦不料会有这等变化,心中自觉惊喜,出言道:“斩仙剑丸与屠神剑胆竟如天作之合,两相增益,神剑威能倍增,用不几个呼吸,定能破了陶壶法器。便瞧那老鬼失了庇护,还能否保全性命不!”

见得神剑威能,燕赤霞难免有些吃味,心道:“我的龙泉也自不差。”习惯性地往腰间一摸,手却落空了,忍不住惊呼一声:“咦?我的龙泉呢?”i1387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修炼9999级了老祖才100级 猫真人 九先生 修仙:化身石像降妖除魔 综武,大宋皇子的我总想闯江湖 易阡陌鱼幼薇 穿成炮灰小师妹后我把满门揍哭了 桃花马上请长缨 万界争霸之人族崛起 轰定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