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动星河 > 章二三 夺田种玉

章二三 夺田种玉(1 / 0)

,最快更新剑动星河最新章节!

少阳子虽觅得援手,心中却并无多少欢喜,转是因要为风月道人出力十年而感气闷,一味地用酒浇愁。

周举眼瞅着桃三娘遭那风月道人亵玩,心中就更不是滋味;倒非舍不得这姘|头,只是恨她傍上新欢就忘了旧爱,目光都懒得往自家这边多挪一丝,暗中悔道:“早知如此,就不该为这么一个贱妇出头,自家吃了大亏不说,还害得少阳道兄丢了条胳膊。唉……”

他却不知桃三娘亦有着苦衷在。

以这娼|门长老的处事手段,莫说只有三人在侧,便是这舱中坐着三十个男人,她也不会让哪个感到受了冷落。然而遭这风月道人的双手搭来之后,也不知为何,她的身子就变得不听使唤了。心中明明未发欲|念,肉|身却莫名奇怪奇妙地动情迎合了起来,这情形直让她以为是坠入了梦魇之中,一时好不难过。

风月精于御女手段,又自做了几个变化,就令桃三娘瘫软如泥、娇|喘不休,偏还目光清明,情形煞是奇异。

因在专心挑弄此女,他一时没注意到舱外变化,待得舱门“啪”的一声炸成碎片,这才惊觉有人袭上门来。

“何方道友与我开这玩笑?”

边说着,一件防身宝物已被催动了起来,就见他身周升起一道红粉纱帐,隐隐散着馨香,叫人一见便生旖念,忍不住想要窥透内中朦胧景象。

桃三娘正倚在风月道人腿边,此刻甫一嗅到纱帐香气,就觉下腹暖胀得厉害,元浆因此崩泄,忍不住长声呻吟了起来。

风月道人看在眼里,心中暗道可惜。他所修的长春老阳功,原就需女子元|阴化浆作药,先前也是看中桃三娘元|阴丰沛,才张口向周举讨要;可眼下有敌来犯,却令他无暇收取那宝贵事物。

周举与少阳子二人也没想到会有人打上船来。

只因坐得靠外,那舱门碎裂时,少阳子先自耸起寒毛,当下不作他想,先就从法宝囊中招出了一面黑幡。

此物是他当年与三臂仙童周举共闯前人洞府时分到的宝贝,有个名目唤作“地煞幡”,乃以深藏地壳之下煞火毒烟会同寒铁精华所炼,擅能污人法力、迷人神智,又能用以守护自身。

依仗这件攻守兼具的宝贝,少阳子着实闯破过不少劫难。然而先前与燕赤霞一战,他这法器却被咒甲飞剑炸出了几个窟窿,险就损坏内中法阵,许多妙用已难施展。他原还打算到了风月道人的地头就取材修复,这时却因别无法器防身,不得不将地煞幡又祭了出来。

可黑幡才刚展开,一道细微难查的放弃就缠到了少阳子的手腕上。因是丢了一条胳膊,仅剩独臂还不适应,他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变故,下意识地甩了一甩,手掌却齐腕断了去,连带着握在掌中的黑幡一同落在地上。

少阳子本也不是志坚如铁的人物,晌午才丢了右臂,此刻又去一掌,顿觉万念俱灰。道心因而动摇,他的神智便为恐惧主宰,嘶声尖叫着就要跑出舱外。只是才迈出一只脚去,他的身子就截截溃散了开,爆散浆血如雨,涂得满舱皆红。

周举这时刚使一颗红铅子散化为烟护住自身。陡见好友落此下场,他心中既惊且痛,下意识就要破口大骂,目光却捕捉到一道细入发丝的乌光从血肉中钻出,抬头就朝自家眉心射来。

心知少阳子定是惨死于此物之下,周举自不敢逞强,忙又以法力震碎最后两枚红铅子,使得身周烟雾更为厚重。旋又从袖中摸出几样散碎事物,一发朝着乌光掷了去过去。

这些散碎物件,却是他师尊玉骨老人借助巫觋法门秘制的阴雷,乃以腐尸脓血与屈死之人的神魂炼成。名中虽有个“雷”字,但这阴雷却并无天地鼓角的威势,只是在发动时借助屈死之人神魂中的一点毒念为用,善能污秽法器灵性,动摇法力加持。

这一连串的举动皆在一瞬间完成,实已尽了周举一身所能。以他想来,那乌光终不过是法器一流,吃毒雷连番炸上,内中所加持的法力必会消散,再经红铅子的秽毒消磨,灵性立受蒙蔽,丧失伤人之能。

然而结果却令他目瞪口呆。只见那乌光到处,阴雷如见克星,还不等发作,就纷纷化为齑粉。

“怎会如此……”

周举正自心惊,那乌光却已破开了红铅子所化的秽雾。一点锋芒落在头皮之上,如潮涌至的杀机顿压得他思维僵硬,心念运转艰难。

到这最后关头,他总算明白了阴雷为何会被破得如此利索,盖因这乌光之中的杀意无比纯粹,又浑厚得可怕,但有事物阻挡在前,都会遭受无尽杀意冲击心神。用以发动阴雷的冤魂毒念根基不过寻常,遥受冲击便告消散,指不上它也是必然。

可周举这时仍有疑惑不解,“我这红铅子所化的秽雾,已得自身法力加持,不但能够销蚀法器,还有着布气成罡的秒效,便是强弩近身连射,也休想贯穿半寸;此番遇这乌光,为何难阻分毫?”

他却不知聂冲这一式“争渡”,所依循的是自家悟得的相争证道之理,即汇聚过往——成就当下——求见未来。

施展这一法门,须得将生平执念汇入一团分念之中,再以杀心染化,求得一个“纯”字与“厚”字;一旦爆发开来,威能直追燃烧心念,加持在剑丸之上,催发的剑气自然迅疾非常。

又因他领悟到道途相争不能只凭蛮勇,于是将运剑心得另寄一团分念,同样加持剑丸之上。如此一来,这一式剑法在迅猛之余,又添了应机灵变之能,远比依靠屠神斩仙剑丸中的法阵自发推演出的变化更为精奇灵巧。

周举所谓的“布气成罡”,实则就与神部道法中“束气成钢”的手段相类,乃是以法力御使天地元气结墙防身的手段。然而他一身法力得来不正,运转起来尚有许多破绽,所布下的罡气里所有孔隙存在。在与等闲之辈斗法时,这害处尚还不显;对上聂冲这一式又疾又凶又长于变化的“争渡”,一应破绽却都成了落败的因由。

在他看来,乌光竟视罡气如无物,更不惧身后秽雾分毫,只一闪就落在了自家头上。而实际上,聂冲催动的这道剑气是在一瞬间做了上百次变化,一举耗尽了心念中的全部法力,这才循着罡气中的孔隙游至对方面前。

到这时,聂冲已自无力操控剑气,索性放手不管,任由剑丸中的九点真灵发动起九阴屠神阵的变化。就见细如发丝一道乌光猛地暴涨,化作成九团仿若磨盘一般的剑轮,将思维受制无力躲避的三臂仙童卷了进去,直绞得他骨肉成泥、魂飞魄散,这才停下转动,重又聚为一枚乌丸落尽门前一团阴风之中。

少阳子与周举先后身死,实也只用了两三个呼吸而已。在场的风月道人修随虽高过这二人,但并不长于正面争斗,见此惨状,心中惊惶地想:“换做是我,可能应付得了那一道剑光?”旋有了答案,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许是走采补之道,靠祸害女子成全自身的修士皆都缺乏血勇,眼见来着手段厉害,风月道人立刻就放下了脸面,躲在红纱帐里放低姿态问道:“贫道号作风月道人,一向只问修行,不与同道结仇,道友为何打上门来?”

话一出口,他又醒悟道:“莫非三臂仙童与少阳子二人,先前就是与道友结了仇?若是这般,事主已然身死道消,贫道又与他们交情了了,此事应当揭过才对。行道本就艰难,道友当持仁心,莫要为难我这无关之人。”

聂冲全没想到这位离着金丹只有一步之遥的旁门道士竟这般没骨气,先前还要赚那两个死鬼出力十年,转眼又说两不相干,心中自觉好笑,“这般欺心之言也能说得出口,日后遭雷劫拷问道心,平添许多艰难。”

暗自摇了摇头,他又忖道:“毕竟是个结成了丹胎的真部修士,这风月道人虽缺乏胆气,法力却该不少,如果护身法器再神异些,我再发一剑‘争渡’,还真未必能斩得了他。可要连发两剑的话,以我如今的法力,怕会动摇根本。不如乍他试试,兴许能收奇效?若不能成,再以屠神斩仙剑丸中的法力耗死他不迟。”

想到这里,聂冲将剑丸化作外道法相,神魂遁入其中,旋又放出镇压在剑丸里的脱劫鬼仙道果,持在手中说道:“我杀性一起,可不管有仇没仇,只看你与桃三娘这一伙奸人称朋道友,就要送你归位!如今给你两条路走——一是少做挣扎,痛痛快快吃我一剑,只等斩了肉|身,放你神魂归入天地轮回,来世或还有觉醒前尘旧忆的机会;另一条路,却要受我手中这雷丸一击,届时真灵粉碎、神散魂消,下场与这两个死鬼并无不同。”

因是脱劫鬼仙的道果之中有着雷霆真意显化的雷光,不明究竟的风月道人真就被诈唬了住。

他所行的这条道路不积阴德,为求修为精进,以往不知害过多少女子,冥冥中惹来业火缠身不说,法力也不精纯,总要等到真正结成金丹情形才会好转。

“神剑已是难敌,再惹他放出雷丸,我的下场就更不堪设想……”风月道人急出一头冷汗,终而做出决断,借着粉红纱帐的遮挡,暗将一颗丹胎渡入了瘫软在地的桃三娘体内。

此是修炼“长春老阳功”的保命手段,名目唤作“夺田种玉”,奥妙亦自不凡,可借妇人之身重孕道体。施展此代价也自不小,但他这时已顾不上那许多。i1387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修炼9999级了老祖才100级 猫真人 九先生 修仙:化身石像降妖除魔 综武,大宋皇子的我总想闯江湖 易阡陌鱼幼薇 穿成炮灰小师妹后我把满门揍哭了 桃花马上请长缨 万界争霸之人族崛起 轰定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