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动星河 > 章三十 耳报神

章三十 耳报神(1 / 0)

,最快更新剑动星河最新章节!

一式“争渡”剑法经得聂冲推演完善,比之雏形时的雄浑猛烈更添了轻灵机变,不到爆发的一刻,杀机便都内敛不泄。此时他催动屠神斩仙剑丸演化剑气,就用上了这一技巧,相隔三里遥遥追踪,直让那四尺头陀一无所觉。

一路穿林过涧,来到一处傍水的石丘所在,他才见这矮子停下脚步,鼓足中气叫道:“三臂仙童可在?罗摩寺的头陀看你来啦。”

话落不久,石丘下方“嘎嘎”作响,却是有机关发动,将一方大石托举了起来,显露出一处门户。

下一刻,一个身着湖绿罗裙的婀娜女子举步行出,来到外间似觉得天光刺眼,忙就举手遮了遮。

见得此女,四尺头陀咧嘴一笑,撩开颊侧垂下的头发别去耳后,似极熟稔地说道:“细腰,怎是你迎了出来?莫非仙童不在?”

那被唤作“细腰”的女子先自屈身施礼,之后才道:“头陀老爷来得不巧,我家老爷昨日与少阳道长出门去了,今日尚未归返。”

听是周举果然不在洞府,四尺头陀皱起眉头,又问:“他们去往何处?有没有说过何时会回来?”

细腰摇了摇头,回道:“婢子也不知我家老爷去往何处,不过少阳道长被人断了一臂,老爷或是去帮他对付仇家了。至于何时回返……老爷走得匆忙,什么话都没交代下来。”

“哦——”次吃头陀先是有些失望地拉了个长调,而后眼珠一转,上前拉住细腰姑娘的手腕,“我找仙童实有大事,如今他不在,就到府里等上一等。”

也不知是被抓得痛了,还是嫌这矮子生得难看,婢女的一双蛾眉眼见就蹙了起来。紧接着识到自家身份卑贱,她又强作笑颜,只在心中痛悔不该给这劣货开门。

俄而二人进了甬道,不知是谁扭转机关,遮掩门户的大石顿又缓缓落下。聂冲遥遥见了,心中一念转过:“正合催动剑气抢入门中,趁那头陀不备斩首摄魂。挖出他心中算计后,我就来这洞府闭关炼法,先自取食脱劫鬼仙道果提升修为,再往烂柯寺去会桃柳二妖。”

可就在这时,他忽闻头上传来人声:“别动!”

饶是肉|身不在,聂冲的神魂也打了个激灵,心道:“是谁缒上了我?”

转又听那人说道:“倒不愧是我正教的弟子,自有着侠义心肠;只是莫将好心用错了地方。这处洞府的主人是个淫|邪之徒,内中婢子受他调|教,也早就堕为贱妇一流。你们居然担心她会遭那矮子淫|辱,实也太过好笑。殊不知淫|徒贱妇一相逢,恰成你好我好。”

听到这话,聂冲才知出言之人针对的并非自家,于是松了口气。复以神魂细细感应,他只发现自家靠着的大树上方隐隐有着不协之处,但却未见人影,心中不禁想道:“居然无法以神魂观照到,这些人当是用了擅能遮掩身形、气息的宝贝。”

至于这些人为何会躲在自家上方,他却不曾多疑,只因方圆里许唯有这颗大树生得最为粗壮,枝干之间便于栖身藏人。就不知谁是先来,谁是后到。

又过几个呼吸,那石丘上的门户隐没不见,树上之人便也收了隐身手段跳落地面,却见是一个马脸道士与两个英气勃勃身负剑匣的青年。

聂冲只觉其中一人看着面熟,细一思索,便想起此人乃是峨眉剑派的弟子,曾随妙一夫人往小冥河洞天走过一遭。

因知峨眉剑派不凡,他这时不敢妄动,只将剑气缩得愈发细小,深藏树下杂草之中。

一旁三人未觉异常,就在原地做起了交谈。但听那马连道士说道:“这矮子忙活了小半个月,前后已联络到不少左道妖人。听他与那丁引的对话,似已聚足了人手,不会再搞动作。如此一来,贫道也能省一省心,不必跟他到处奔波。”

这时聂冲见过的峨眉弟子不解地问道:“米师叔,我俩有一事不解。”

马连道士看了他一眼,“你说。”

“掌教真人既然早已算出丁引要搞动作,何不直接派人赶去北海灭了那他的血影分身,转要师叔带着我们盯紧那受他蛊惑的矮子?”

“兜来转去恁些天,我却不信你们到这时仍想不通关键。心中有何猜测,只管说给我听;猜错了也不要紧,贫道又不会打骂你们。”马连道士扬头示意发问之人,“潘绣虎,既然是你开口,便由你先说。”

潘绣虎便是跟随妙一夫人往冥河剑派走过一遭的弟子,这时听到自家师叔点名,便也放开胆子做出猜测:“最初时,我只道这差事是为了磨练我与刘师弟,同时也方便师长们把握邪魔动向,到时好将这些左道妖人与丁引的血影分身一并剿灭了去。”

“后来呢?”

“后来奔波久了,却想到真若如此,就不该劳累师叔明随在侧。于是……猜测掌教真人是想师叔暗中保住这矮子的性命,令他能够顺利地将各路妖人引到北海,给那丁引的血神子进补,使其顺理成章地脱困而出。”说完这桩猜测,潘绣虎长长呼出一口浊气,颇有些不安地看向了自家师叔。

“倒还不笨。”马连道士点了点头,“那丁引与本门长眉祖师同样师承于古仙樗散子,只是中途外道血魔引|诱,修炼起了血海一脉的《血神经》。因受长眉祖师指责行道走偏,这丁引怀恨在心,修为渐高后便专与我峨眉为敌。最初祖师念着同师学道的渊源不肯下重手,只将他赶走了事;直到将要飞升天阙仙府,怕这魔头趁虚加害峨眉后辈,祖师才用一道太清神符将他镇压了住,又把他练成的八百血影分身尽数封在北海海眼之下消磨炼化。”

“这魔头却也不凡,竟使一条血影分身躲过了劫难。之后夺了一副旁人的躯壳,更名‘武神通’,自称是得了古仙樗散子的道统,试图遮人耳目重练神通,日后救援真身逃脱镇压。这事终又被掌教师兄发现,三百年前出手打散了他的躯壳,将那血影封镇在他化名时所居的北海洞府之中。”

与那潘绣虎并肩而立的青年这时说道:“师叔,掌教只将丁引的血影分身封镇,却不曾使真火炼化了去,必定有着深意是不是?”

“自然,”马脸道士解说道:“我峨眉惯行正义,背后不知有多少邪魔咬牙暗恨。掌教留那血影分身不杀,就是为了在合适的时机放丁引脱困。那丁引身受镇压已近千年,一身修为已大不如前,偏还对我峨眉怨恨极深,到时必会四处联络帮手。匿迹潜藏的邪魔们一旦响应丁引,便从暗处浮出了水面,到时本门自会发动提前做好的布置,携手天下正道,将这些外道邪魔一网打尽。”

聂冲躲在暗处听得真切,自做一番思索,心道:“这道士讲的固然是峨眉的意图不假,但暗中或还另有一层算计——要借丁引之手酝酿魔劫,将天下仙门尽数卷入劫中?太清道祖欲行灭法之事,身为太清门下走狗,这些峨眉崽子为求功德飞升仙乡,只怕真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循这念头推算下去,他越想便越笃定,“天下事因果纠缠,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就如燕赤霞剑侠跑脱了桃三娘,转眼就引来周举与脱劫鬼仙,周举等人落败,却又找上风月道人。那丁引修行也久,怀恨也深,一旦纠结起各路对正道报有怨恨的左道妖人,一场大战不知要到何时才能休止。”

联系到马脸道士所言的血海道法,聂冲转又想起当初妙一夫人曾在曲真面前说过“血海、幽冥、黄泉同气连枝”这样话,因而警醒道:“我虽因入门不久,不知这三脉道统有着什么关联,可只从这二人的言语推断,峨眉未尝就没有要借三脉渊源将我冥河剑派也拖下水的念头……嘿!依师长所言,本门根基还在星河大千,门中更有许多真正成就了长生的真人,劫难若真酿成,峨眉的算计却也瞒不过高人,那时必遭报应。”

虽自对师门长辈的手段有着信任,聂冲仍不想就此置身事外,当下御使剑气缓缓退走。待出了里许之外,他才催升遁速,过不多久来到了镇压丁引的石洞所在,这才化作外道法相停了下来。

学着四尺头陀,聂冲在封洞巨石丈外站定,心中拿捏好措辞之后,张口唤道:“丁引前辈可在?”

应声,巨石上之耀显血光,转瞬结作一张扭曲不定的脸孔,正是丁引显出形来。见来的是个气息陌生的神魂法相,他惊疑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前来见我?”

“名姓也不忙说,只因我知晓丁前辈受困寂寞,特来给你讲个故事。”

心脑聂冲卖弄玄虚,丁引显出阴狠神情,冷声道:“你专来消遣我?”

“前辈慢恼,”聂冲笑道:“我要说的故事,乃是一位号作钟山逸叟之人杂合野史、传说所作,名目唤作《封神演义》。这故事里有个道人唤作‘申公豹’,一生极是可悲。”i1387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修炼9999级了老祖才100级 猫真人 九先生 修仙:化身石像降妖除魔 综武,大宋皇子的我总想闯江湖 易阡陌鱼幼薇 穿成炮灰小师妹后我把满门揍哭了 桃花马上请长缨 万界争霸之人族崛起 轰定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