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动星河 > 章三一 回报

章三一 回报(1 / 0)

,最快更新剑动星河最新章节!

丁引入道年深,几百年前便已渡过了八次雷劫,一身道业积累离那长生道果也只有一步之遥。似他这般人物,早将自尊自傲烙印化如了骨髓,最是惹受不了轻慢与戏弄,若非此时身受太清神符镇压,只怕立刻就要出洞取了聂冲性命。

“究竟是所修道法使得自性偏执,还是漫长的镇压拘锁坏尽了前辈的耐性?”聂冲打从神情上看出对方心中所想,摇头说道:“我来此地,总不会真是穷极无聊要给你讲个故事消遣。说到底,我是为助你而来,如何就对我起了杀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丁引闻言狂笑起来,终而笑声转冷,出言讥讽道:“以你的修为,雷劫都还不曾渡过,却敢大言说要帮我?无非是卖弄技巧,想在我这里套些好处罢了!”

聂冲一听这话,顿时皱起眉头,俄而亦作嗤笑,“我师出冥河剑派,一不缺上乘道法,二不缺行道用度,三不缺得力师长,此刻扪心自问,实在想不出你这落败遭囚之人的身上有什么值得我来觊觎。说来我的耐性也不见得能比你更多几分。你若真不想听那故事,我这就转身走了。”

丁引被揭了伤疤,怒火登时更盛,然而冥河剑派的名头却令他未再发作,心中自做一番考量,说道:“也罢,就听你讲上一讲。”

聂冲原也不想惹怒丁引,眼下见其改换了心意,便也不再出言刺激,只在记忆中搜寻到《封神演义》,出言诵道:“混沌分化盘古先,太极两仪四象悬。子天丑地人寅出,避除兽患有巢贤。遂人取火免鲜食,伏羲画卦阴阳前。神农治世尝百草,轩辕礼乐婚姻联……”

一首开卷诗诵罢,他便借着商周王朝交替、截阐二教相争的故事,织造起了申公豹可怜、可笑、可悲复又可叹的生平。

那丁引早就得到提示,听过一段故事之后,便在心中想道:“这小儿意指我为申公豹,却是说背后有个‘元始天尊’在做算计?”

待听到申公豹被元始天尊使捆仙绳捉了,肉|身丢往东海添了海眼,丁引便又想到自家被长眉真人送进北海海眼中的八百血神。旧恨涌上心头,他暴喝一声:“够了!有话不妨直说;真若有助于我,便教你知晓落败遭困之人也不是拿不出好处来!”

“若非见你骄狂自傲,当我愿意费这口舌?”心中腹诽了一句,聂冲应言说道:“你遭镇压年头太久,或还不知太清道祖要在这方天地行灭法之事?”

“灭法?”丁引闻言一惊。

“不错。灭法之后,一切神仙精怪皆不能存,一应神通道术也都无法显圣。那位太清道祖要使人道脱离先天桎梏,再演后天变化,以此推衍自身道果,以求更进一步。”

此事并非秘密,仙家各派俱都知晓,大多在做着脱离这一方天地的准备;如今也只有根基浅薄的散修,与丁引这等积年受困难查世情之人,还都没有知觉。

“峨眉一派传承着上清道统,如今是想借你之手酿造魔劫,引得正道与旁门开战,以此迎合太清道祖。大劫之中,人死得越多,只怕他们赚的功德就越多,最终哪怕修为不足,亦能够飞升仙乡永享安乐。”

“峨眉留着你那一条血影分身不灭,就是想在是当的关头将你放出,以你心中仇恨为凭,让你心甘情愿去演那申公豹的角色。我今日来做耳报神,倒不是可怜你,只恨峨眉此举或将毁我冥河一脉的清净,故才想坏他算计。”

讲到这里,聂冲便不再多说,转是玩味地打量起了对方,要看他如何做择。

只从言语见识判断,丁引已是不疑聂冲的来历出身,“你是从何知晓?可是受了师长指派?”

“哈!冥河根基岂同寻常?管那峨眉如何算计,只要还没撕破脸,我门中师长料也懒得与这小丑计较。”聂冲也不打师门的旗号,这时吐露实言道:“我是一路追着四尺头陀,才发现前辈你受困的所在;待要选个合适的地方结果了他,又发现那矮子已早已落入峨眉之人的视线,对方算计也因此遭我识破。”

闻听这话,丁引难免有些失望,心道:“这小辈所言不错,以冥河那些高人的脾性,连峨眉都不放在眼里,又如何会为我这遭劫之人劳动心思?”转又松了口气,想道:“亏我还苦心谋划该如何从这太清神符之下脱身,如今看来,峨眉早为我做了打算,便是那北海那条血神破灭,他们也会暗做安排令我重见天光。”

灵慧一生,这位活了不知多久的魔头心念电转,不久便有了决断,一改先前嘴脸,转向聂冲谢道:“多谢小友替我抹去遮眼的云障,否则我怕真就吃了峨眉的算计,替他们赚起功德来。我早有言在先,这时便有回报,但需你立下道心誓言,保证不将我给你的好处外传,更不会与我为敌。”

“听他说说料也无妨。”聂冲将峨眉算计道出,已然达到了目的,这时便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回应道:“行道首重积累,丁前辈既愿施与好处,我自然不会做作推脱。便依此言,以自身道业立誓,断不会将前辈所赐的好处泄与旁人;前辈若无害我之心,我亦不会做下对你不利之事。”

丁引见他立下誓言,便也不再罗嗦,开声说道:“你自往北海去,到夜叉岛转东,有石崖高四十九丈,于此下潜水底便可见我洞府所在。就在洞府正面相隔十里远的地方,有着一面形如蜂穴的石壁。施法将之打碎,便能拿到一只铁匣,内中有着血海一脉的半部《血神经》和西方魔教一脉的《心魔咒血集卷》。我这一身道业,便是从这两门道法之中得来,只等你验行过真经,自然能知厉害。”

聂冲不料丁引竟舍得将自身所修的根本道法当做回报赐下,虽还不能断定真假,仍不由怔了怔。

“传你经书,不单是做回报,更为结个善缘。只等我脱困之后,小友若还未忘这份交情,就请帮忙约见贵门耋老一面。”

闻言回过神来,聂冲就见石上血脸一散,那丁引却已回了洞中。

“看来倒不像是在作假,”聂冲心忖,“择日便神游北海,往那处所在探上一探。这丁引真身正受镇压,仅剩的一条血影分身也遭峨眉掌教封禁在故居之中,只需小心谨慎,料他也没什么手段能够害我。只是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如今却该找个僻静的所在,先将脱劫鬼仙的道果取用了才最要紧。”

拿定主意之后,聂冲化身剑气转往肉身寻去。不久神魂归窍,他便又往西行,打算尽早赶到奉化城外,投宿到燕赤霞提起过的黄龙观里修炼道法。

神部道法虽然不修肉身,但在心念法力加持之下,他的脚力仍是远超常人,甚至相比奔马也不慢到哪里去。只是这般施法消耗也大,每行十数里,他都要停下两柱香的工夫来做休整。

就这般走走停停,直到傍晚时分,聂冲放出的心念终于穿出林界,寻到了一条官道。料是已离奉化不远,他循着感应匆匆赶去,最终在官道上拦下一个提锄背篓采药老汉,恭施一礼出言问道:“老丈,您可知黄龙观离此多远?”

采药老汉上下看了看聂冲,见他形貌端正,望之不似歹人,这才挥锄指了个方向,边道:“往那边走上十来里,有一个大户庄园。黄龙观就在庄园之内,里面的道长皆吃着那家员外的供奉。”

聂冲谢过要走,那老汉却又“哎”了一声将他唤住,“我见小哥儿你似也是道家装扮,此去黄龙观莫不是要投诉挂单?”

“正是,”聂冲停下脚步,“老丈唤住我,可是那黄龙观里有何不妥?”

“这……”老汉皱起眉头,犹豫片刻说道:“我只是忽然想起最近的一则传言,说是那庄子里的员外投了白莲教,黄龙观的道士因不肯信无生老母,都被他使人绑住日夜折磨。此事是真是假,我也不敢断言。你若只为挂单,不如沿官道进城,往城东投宿到青云观,那便安稳许多。”

许是急着赶路,老汉说完这话便不再多言,又自赶路去了。

“白莲教……我最初从王摩维那里得来的一部《九莲经》,说来便是从白莲教流传到闻香教的事物。那道法在筑基入道的关卡上也还不差,直到成就阴神那一步,却要依赖香火,等同是自折根基,陡然跌落下乘。”

聂冲做过一番回忆后,仍朝着采药老汉最初所指的方向行去,心中想着:“黄龙观的观主乃是燕赤霞的旧识,我今得知他有可能落难,总不好袖手旁观。且去看上一看,真若遇见白莲妖人,便都放剑斩了,如此事后也有底气向那观主借地修行。”

ps:ios的金山wps崩死,居然还没留下有漫游记录,可怜我许多稿子。i1387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战神之女江阎王 医女难娶听说夫人想杀我 巅峰大少陈虎 证道登天 她以美证道[综神话] 封神:开局上交遮天副本,平定黑暗动乱 别打扰我赚钱 魔王殿易军 元始王座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终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