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冷总裁的前妻 > 大结局之 终章轮回

大结局之 终章轮回(1 / 0)

“少主——”

上官无道不知道在窗前站了多久,整个城市的灯火,已经熄了一大片,只有些公用路灯还亮着,朴玉美走到他的身后,轻唤了他一声。

“有事吗?”

上官无道心情沉重的问道,并没有回头。他的身影,孤单而高傲!

“没有!”

多么简单的两个字,朴玉美说完,迈着碎步轻轻的走出了办公室。顺手带上办公室那扇厚重的门,一滴眼泪就那么不争气的从她的眼眶中溢出。

那热泪路经脸颊,滚落到地上,溅起无数的哀愁。朴玉美跟随了上官无道已经四年了,这是她无怨无悔的四年,这是她深深痴情的四年。曾多少次执行任务受了伤,她都是一个人在阴暗的角落包扎好了伤口后,才回来向上官无道复命的。在这四年里,朴玉美为了上官无道的霸业,双手沾满了无数人的鲜血,她手中的妖刀不知道要了多少英雄豪杰的命。

朴玉美离开办公室后不久,上官无道转过身,走到那架钢琴前,一双修长的手,轻轻放到钢琴键上,即兴弹奏出一首悲伤的曲调。

弹完,他扑到钢琴上失声痛哭起来。如果可以选择,想必他宁愿自己死掉,也不愿意去害燕小兰的。自从他恢复记忆以来,曾经和燕小兰在一起的一幕幕,就像放电影一样,在他脑海里折腾着,让他挥之不去。

“咚咚咚!”

就在上官无道扑在那架名贵钢琴上黯然神伤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敲响。上官无道赶紧掏出纸巾,把残留在脸上的泪痕擦拭掉,然后略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走到办公桌前,说道:“进来。”

应声而近的是阿赫,他的脸上一阵青白。

“少总,不好了,北京方面出大事情了。”

“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惊慌失措?”上官无道坐到老板椅上,看着阿赫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心下也猜想到了肯定是太子党出事了。

“太子党发生内乱,林家那女人已经掌控了整个太子党。”阿赫战战兢兢的说道。

“什么?”上官无道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对阿赫的话吃惊不小。

“属下无能,太子党被人窃取了,少总——”阿赫扑通一声,就跪到了地上,上官无道终于清醒过来,明白出大事情了。

“太子党被人窃取?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太子党被人窃取了?”上官无道起身,抓起阿赫,愤怒的说道,“你给我再说一遍!”

“少总——”阿赫哭丧着脸。

与此同时,远在四川成都的燕小兰也收到了太子党叛乱的消息。她倒是没有像上官无道那么反应激烈。她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内,便派遣了秦虎率领雄狮堂的人马分批坐专机赶赴北京,以作应变之需。

“小兰,他那么负你,你还、、、”在燕小兰致电樱子,要樱子密切关注上官无道在杭州的动静的时候,司徒清风走到她身边轻声对她说道。

“他是负了我,可是我心里也很清楚我是真的放不下他,我不想再自欺欺人了。”燕小兰挂上电话,转身面对司徒清风,司徒清风看见了她眼中闪烁着的泪花。

这一刻,司徒清风明白了,燕小兰深爱着上官无道,就像他自己深爱着燕小兰一样,虽然被伤得体无完肤,但还是对心中所爱的那个人割舍不下。

都说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相信真爱的人们都是傻瓜。司徒清风看见了燕小兰这个活生生的傻瓜,他也沦陷了,心甘情愿做她的傻瓜!

“给我三百精武堂的精锐人马,我保证在十日之内帮他平定太子党的内乱。”司徒清风转身走出燕氏别墅,一抹飘逸忧伤的背影,就那样定格在了燕小兰的心里。

燕小兰一直都知道,司徒清风,这个从小就被自己一直欺负着的男人,今生除了自己恐怕再不会爱上别的女人了。她负了他,因为感情不能施舍,更不能转让。经过与上官无道断绝联络的这些日子,上官无道越发清晰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现在她的心里装得满满的,都是上官无道,再容不下别的男子!

次日,司徒清风率领着燕小兰调拨给他的三百精武堂人马和无数战魂堂的精英赶赴北京,平定太子党的叛乱。

燕小兰没有料到的是,这次分别就是她和司徒清风的永别。

当太子党叛乱已被平定的大喜消息被秦虎带回成都的时候,燕小兰也收到了司徒清风以及他所率领的人马与林艾尔以及其率领的太子党叛军在北京西山恶战一场,最终双方同归于尽的噩耗!

司徒清风用自己的生命,证明了一个傻瓜的大爱无私,天地为之久低昂!

燕小兰捧着那柄司徒清风在这世上唯一的遗物——清风剑的时候,她的眼泪夺眶而出。现在燕小兰算是明白了,自己经常流泪,并不是因为自己的眼泪太多不值钱,而是因为世间大道,随处让人心伤与感动。

泪水,不一定是懦弱时的产物。它的珍贵在于,让它来到这个世界的种种因果!

太子党叛乱被平定,燕门太子妃的声名再次远播中国的大江南北。收到这个消息的中国黑道各方势力,争相拉拢燕小兰,频频向燕门示好。原本一直支持太子党赶走日本山口本会的中国龙邦也在程家的极力建议下,转而支持燕门,为燕门提供很多高科技武器。

燕小兰在经过一番扩军备战的准备后,发动了对日本山口本会在华势力的最后一战。张浩天、蓝夜齐等为首的亲日派如临大敌。

在这期间,何舒焉、柳晴晴相继给燕小兰打过电话,前者哀求燕小兰放过她的家族和张浩天,她自愿把何家的财富拱手相送,后者哀求燕小兰看在往日姐妹情深的份上放蓝夜齐一条生路。

燕小兰经过反复思考后,最终毅然决然的拒绝了何舒焉与柳晴晴的哀求,“敢犯我华夏者,不论私情,不论亲友,燕门必将其诛之!”

2006年,岁末。

张浩天、何舒焉,柳晴晴、蓝夜齐,双双死于燕门精武堂铁骑之下,日本山口本会在华势力无需中国政府出面干涉就已告土崩瓦解,其为了报复燕小兰,遣出了会内第一杀手,呃,也就是整个日本武学宗师级别的人物川正苡仁击杀在杭州的上官无道。

在西湖畔一战,阿赫和朴玉美为了助上官无道一臂之力,而死在了川正苡仁的剑下。临死时,朴玉美倒在上官无道的怀里,欣慰的笑道:“我终于能够窝在你的怀里了,我好高兴!”

看着朴玉美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上官无道懵了,他觉得自己的世界正在天翻地覆。他森寒的望了一眼不远处那个杀了自己两名爱将的日本人,根根头发直立,像疯狗一般,扑向川正苡仁!

“我要杀了你!”

上官无道扔掉兰溪软剑,双手交叉于胸口,不断结出各式各样的印法,有狮子印,有诛杀印、、、

最终,上官无道以险胜一招击败川正苡仁,将其诛杀。而他,也因为精魂、意念透支而成为失忆之人,流落西湖畔,昏睡于当初他夺去燕小兰初吻的那个凉亭!

夜幕深沉,古老而典雅的杭州城蒙上一层沉重而神秘的面纱,上官无道这一生的是是非非将随着这殊死一战成为一个永恒的秘密。

翌日,艳阳高照,西湖畔的一个凉亭里,一个衣衫碎烂的青年蜷缩在地上,英俊的脸庞,邪魅的气质,都彰显其不俗的身份。只是,过往的游客,没有一个知道他为何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我是谁?我这是在哪里?”青年睁开朦胧的睡眼,邪魅的喃喃自语,吸引了不少人往凉亭齐聚。

“原来,是一个疯子!唉,可惜了——”

周围的人群望着青年,有的鄙夷,有的嘲笑···神情剧变,青年举目望着周围的面孔,脸色顿时苍白得可怕。

少顷,周围的人群散去,青年伏地嚎啕大哭起来,像个刚刚呱呱坠地的婴孩。

这个时候,一个表面上弱不禁风,走起路来却刚正有力的妙龄女子,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衣服缓缓向青年走来。

她走到青年身边,像是怕惊吓到青年似的,轻轻的蹲了下去,牵起他稍大的手,眼神温柔,一脸柔情,用一种充满爱意的嗓音温醇道:“你,还是这么迷人。”

青年身体一震,猛然抬起他那张邪魅而饱经沧桑的脸庞,望着眼前这个容貌清逸,温柔内敛,气息无比熟悉的妙龄女子,使劲想压抑住那已经夺眶而出的泪水,但那泪水却很不争气的越流越多。

“你是?我是?”青年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牙齿嵌入唇瓣,猩红的血丝随即溢出。他望着妙龄女子的眼神,像风像雨又像云。

“我是你的爱人,来带你回家!”妙龄女子细语,“男儿有泪不轻弹。”

“可后面不是还有一句‘只因未到伤心处’么?”青年哽咽,一把抹去泪水,像个孩子一样抓紧妙龄女子的手。

“无道,我们不说这些。来,兰儿带你回家!”妙龄女子将青年扶起,走向停在不远处的帕格尼·风之子。

车去,西湖畔留下一段别样的风花雪月!一世的转山转水转佛塔,谁为修来生?一世的浮浮沉沉,谁能解人间真情?(全书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和离后战王跪着求我回府谢千欢萧夜澜无错版 独占偏宠:陆医生他蓄谋已久 奶爸的大明星老婆 我不做律师了 宋锦书厉卿川 直播鉴宝:宝友你很不对劲啊 重生全能学霸 战王跪求娇妻回头谢千欢萧夜澜无错版 认错人领错证,豪门继承人嘎嘎香 国风世界打造女团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