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极度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第2366章 2365 鬼谈

第2366章 2365 鬼谈(1 / 0)

极度小说 www.speedata.net,最快更新网游之王者再战最新章节!

“你们来的正好,我有问题要问你们二位。”无视了那依旧如同鬼魂一样断断续续传来的呼救声,段青径直向着那两名海员所在的方向靠近了过去,被挖开的水坑所形成的平面此时也如同两面镜子一样竖在他的两边,将他板着脸靠近的模样相互反射倒映在彼此的蓝白色荧光深处:“尽管我知道你们两个并非真人,这场对话或许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但我还是希望

你们能给我一个回答,哪怕是虚假的回答也好。”

“救救……我们……”依旧重复着与先前遇见时相同的话语,两名倒在地上的人影声音虚弱到几乎难以辨认:“我们……就……要……”“好了好了,知道你们就要死了。”声音低沉地打断了对方的呼救,走上前来的段青在与那道结界触手可及的距离前方站定:“你们一个叫爱德华,一个叫爱

德华兹,是铁林海盗团的成员,因为过剩的好奇心而落入大漩涡之中,一直被卷入到了这个奇异的地方——到这里我说的都没错吧?”

“……”

“你看,我都快要把你们的信息全都报完了,你们难道就没有任何表示吗?”

面对眼前的这两个人依旧趴在透明暗礁为基底的水面上一动不动的样子,段青将自己的叹息抛在了二人的面前:“比如说——你们两个认识我吗?”“我都认识你们这么久了,你们两个不会不认识我吧?”问到这里的灰袍魔法师脸上浮现了一丝诡笑:“咱们之前可是见了那——么久的一面,你们不会这么

快就把我这位老朋友给忘记了吧?”

“……”

“好吧,两位看来都是贵人,没事就喜欢忘记。”似乎连呼救的力气都已经消失,眼前陷入沉默的两道人影还是没有作出任何的应答,而望着他们的段青也啧啧称奇地摇了摇头,作势想要转身离开这里:“要

是真的忘记了也没关系,咱们之间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你们继续在这里‘等待’你们的救援,而我也要去忙我自己的事——”

“我就说这招不管用!”沉闷的声音响起在段青刚刚准备转身离开的背后,那被劈开了水坑底部,两道趴在水底的人影中的一道随后也像是忽然从虚弱将死的状态中复活过来一般,

拍打着自己的身体施施然站了起来:“都什么年代了还学‘芙丽丝的童话’,人家有几个能信的?”“不就是没有人家芙丽丝的美貌吗?难道效果就差这么远?”骂骂咧咧的讨伐声中,另一道身影也从趴伏的状态悻悻然爬了起来:“路过了这么多人,难道就

没有一个人有同情心吗?”“要是大海上真的有同情心这种东西,咱们海盗早就绝种了!”已经换上了一副没事人的模样,先前爬起的第一人此时也拨开了自己褴褛的衣衫和头发,将恢

复了活力之后气急败坏的表情露了出来:“海盗就是应该做海盗该做的事!咱们就应该拿起刀来去抢,而不是像一个小姑娘一样哭哭啼啼地去骗!”“说的倒是好听,你有办法突破这个该死的结界吗?”另一名同伴似乎并未被他此时愤愤不平的模样所动摇:“没有办法走出这个结界,我们还不是只能靠这

些外人的手?哪怕是骗一个替死鬼进来也行啊。”“我算是听出来了,这俩海盗肚子里就没有一点好水。”指着眼前的这两名样貌凄惨的海员,段青忍不住回头吐出了自己的心声:“大海的无情和人型的残酷

,多半已经将这两个家伙心里的那点良知吃干抹净了。”

“能吃掉这些东西的永远只有他们自己,先生。”走上前来的暗语凝兰摇着头回答道:“他们现在真的还是活人么?”“看不起我们两个是吧,小女娃?”一改之前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可怜无比的模样,先前还在气急败坏的海员此时也冲着这边露出了凶恶的表情:“也就是老子

没办法走出这里,等老子有办法走出这个地方,像你这样的小羊羔,老子马上就可以先X后X,分分钟就能把你生吞活剥喽!”

“……看来他们需要一点教训,先生。”本就板着一张脸的暗语凝兰这一次也真的变得面若寒霜起来:“就从他们的嘴开始动手吧。”“不要这么着急动手。”伸手将暗语凝兰挡了下来,摇了摇头的段青低笑着回答道:“在没有任何结论之前,咱们可不敢随意触碰困住他们的这个结界,万一

真的把这两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放出来可就不好了……喂,你们两个。”

“回答我的问题。”他的手指随后冲着外围光滑明亮的水体截面指去:“你们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这里可是水下啊。”

“难道是‘传送’?”他说出了自己猜测的其中一种可能,然后瞪着眼睛等待着两名海员的回答:“先前见到你们的时候还是在水上,那个地方离这里也有一段距离,你们总不能将

这个过程解释为‘你们脚下的这个结界还能漂流移动’吧?”

“不知道。”面对段青的提问,先前面相凶恶的第一名海员翻了翻眼皮仰起了头:“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们?”“实不相瞒,我们对这个神秘区域的研究,现在多多少少有了一点结果。”没有理会对方不配合的态度,背起双手的段青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我们正在‘挖掘’

的这片水域,现在也正在向我们展示这里的过往,然而好巧不巧的是,每次我们寻找和挖掘这种地点的时候你们都会出现……”“这给了我们一种感觉:你们好像一直跟着我们。”说到这里的段青冲着眼前的二人笑了笑:“怎么,你们也认识我们身后的这些远古遗迹上面记载的文字?

想要挖掘这里的秘密,寻找最后的宝藏?”“说什么鬼话呢?我们两个是被困在这里的!我们哪有什么余力跟踪别人?”另一名面色悲戚的海员此时也走到了透明结界的边缘:“我们只是想要求生!走

到哪里就求救到哪里!难道这也有错吗?”“别管这个冒险者的胡言乱语,爱德华兹!”未等段青再次出声回答,旁边的凶恶海员就出声打断了同伴的话:“什么跟踪,什么远古遗迹和宝藏——告诉你

们,这种故弄玄虚的手段我们的船长……咳咳,我们早就用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你们根本就骗不了我们!”

“看来二位是无论如何都不打断友好合作了。”段青的眼眉微微低下了少许:“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只好——”

“先把二位丢在这里啦。”逻辑和常理中即将诉诸武力的行动并未降临,这个结果让刚刚举起架势想要应战的两位海盗都明显愣了一愣,而转过身去的段青也拉了拉暗语凝兰的手臂,

示意对方带着自己往来时的方向走去:“时间差不多了,这里的水应该也快要恢复了。”

“喂!喂!你们两个!你们还真打算不管我们了啊?”他的身后随即传来了海盗的呼声:“你们不能这么把我们丢在这里!你们——你们听见了没有!”

“好吧,好吧!听着!这里确实有什么宝藏!我们也确实知道很多秘密!我们一起合作好不好?我们一定把我们知道的东西都告诉你们!只要——”

“只要我们能逃出这个鬼地方!”最后的这句话段青已经听不清了,只因那四周倒卷而回的水流已经逐渐吞没了他的脚下,被暗语凝兰一把拉到水面上的他随后轻轻地落在了游荡沉浮的龟背

表面,然后皱着眉头望着吕板凳此时正在一个人制作出来的那个玩意儿:“这就是你的‘办法’?”

“看不起我这几个月的修行?”敲敲打打的声音逐渐停止,擦了擦汗水的吕板凳随后也将自己即将完成的一艘小木筏展现在了段青的面前:“跟着铁林在海上待了这么久,我至少学会了很多

海上求生的本事,制作小木筏就是我最得意的一环,因为……呃,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成就感?”“看来你很适合将‘手工制作’当做你的副职业。”先是点了点自己的头,走上前来的段青随后端详起了吕板凳面前的半成品:“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东西的完成

度不是很高啊,它真的能载我们三个人吗?”“当然能!相信我!”拍着胸脯大笑出声,吕板凳将手中还在扎捆的绳索用力向上拉了拉:“都是我从附近的水域辛辛苦苦搜集而来的漂流材料,我仔细筛选

过了,也留下了质量还算完好的部分,耐久条绝对够用!”

“很好,很有男子汉的气概。”段青面无表情地回答道:“那动力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当然也是用男子汉的方式来解决了。”

将手中的一只自制的木桨亮在了段青的面前,吕板凳咧着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们自己划。”“我们?”未等段青苦笑出声,一旁的暗语凝兰就用鄙夷的目光作为回应:“难道你要让身为魔法师、身受重伤的先生做这种重劳力工作?还是想要凝兰来帮

你做?”“好好好,我自己来行了吧!”举起双手的吕板凳急忙按住了自己的额头:“反正再怎么慢,肯定也比之前驱使这只笨龟来得快,也不会用到‘挖水坑’这么多的

力气……话说你们刚才下去的时候又遇到了什么?有找到新的线索吗?”“没什么,就是和两位不太友好的孤魂野鬼聊了聊。”朝着自己身后的巨龟尸体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段青率先踏到了那只刚刚做好的木筏上:“既然他们依

旧保持不合作的态度,那就再晾他们一阵子吧。”

“两个孤魂野鬼?”

“没错,这是我现在的结论。”面对吕板凳的疑问,叹息出声之后的段青随后也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忽然出声:“啊对了,确实还有一个小发现:我们在检查水下那块石刻的时候,好像不小

心触碰到了什么东西。”“那块石刻在我们触碰到了某个‘开关’之后,表面上显示的文字出现了明显的改变。”说到这里的灰袍魔法师朝着吕板凳耸了耸肩:“但因为我们在罗德里克文

上过于‘文盲’了一些,所以没办法认出它想要告诉我们什么。”

“怎么不早说?”瞪大了眼睛的吕板凳随后回头摆出了一个撸袖子的动作:“那咱们就回去再看看——”

“不用了。”抬手阻止了对方的行动,段青随后伸手入怀,动作缓慢地在上面描绘起来:“我大致记下了一些符号,我们直接在路上研究吧——唔。”

“下一个目标点就选这里,怎么样?”

他一边在手册上划动,一边朝着暗语凝兰出声示意道:“之前留下的那几个疑似的坐标点里,离我们最近的那个坐标是不是就在这个方向?”

“是的,先生。”暗语凝兰将自己的地图标记举到了吕板凳的面前:“交给你了。”

“你们两个是打定主意想要吃下我这个苦劳力了是吧?”已经辛苦了半天的壮汉果不其然地发起了抗议:“那个什么机关呢?咱们也放着不管了?”

“这个一起查。”段青头也不回地回答道:“既然这里有,那里肯定也有,位置和触发条件之类的我也记住了,到时候——”

他的话说了一半,目光也一同停顿在了眼前的破旧木筏表面:“……”

“怎么了?”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异状,急忙来到段青身边的暗语凝兰随后用愤慨的目光回望着一脸无辜的吕板凳,让后者无辜地举起了自己的双手:“看我干吗?我的木筏

绝对没问题!”

“不,不是木筏的事。”依旧盯着脚下的段青摇头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你们注意到了吗?”

“水面在波动。”顺着段青指示的方向,暗语凝兰也注意到了边缘的异常,正在与木筏碰撞的水面荡起的波浪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剧烈了,那波浪所传来的无尽之水远处也隐约

有嘶吼声与水面拍打声在交替响起:“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吾凰万岁 都市狂龙医仙 每月一个新角色 末世天灾,我靠吞金超市躺赢 快穿:娇娇靠生子系统独宠好孕捏 我掌管了阳间生死簿 从洋娃娃开始:吓哭全人类 高校之洛清宁 弱鸡的我,却被正道人士奉为无上圣魔 女主有个鉴渣系统